國際

2020年國際局勢4大懸念

風雲變幻的2019年已定格在歷史中,但圍繞一些熱點問題,矛盾在演變、博弈在繼續。全球難民危機骨頭誰來啃?持續多年的敘利亞危機將如何演變?趨緩的朝核問題又能否取得進一步突破?在停火了將近半個世紀後,印巴這對老冤家是否挑起大規模戰爭的趨勢?展望2020年,國際局勢充滿懸念。 

2019年2月27日,朝美領導人第二次在河內會晤。(圖源:路透社)

2019年2月27日,朝美領導人第二次在河內會晤。(圖源:路透社)

朝鮮局勢待解
如果說2018年,朝鮮半島局勢轉危為安,2019年很多人預測則是朝鮮半島僵局破局的一年。然而,去年朝鮮局勢仍沒能取得進一步突破。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加強對外關係,首次訪問韓國、越南與俄羅斯,並與多國領導人會晤,其中兩度與美國總統會面,而美總統也首次踏上朝鮮領土。然而,美總統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關係雖然良好,但美朝無核化談判仍沒取得進展。朝鮮在年底成功發射超大型火箭炮,決定拆除在金剛山旅遊區韓國建設的設施。一系列舉措,旨在同時把矛頭對準韓國和美國的對朝單邊制裁以及安理會的制裁等“三重制裁網絡”。朝鮮多次向美方喊話,敦促美國在2019年年底前拿出朝方滿意的解決方案,可惜未能達成共識。2020年,預報朝鮮半島局勢依舊是世界焦點,無核化談判還需要各方的堅持與誠意,妥善化解談判僵局,早日達成共識,讓朝鮮走出制裁。

敘利亞─土耳其矛盾
敘利亞危機於2011年爆發,庫爾德武裝控制幼發拉底河以東大片地區。美軍視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為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盟友,而土方視它為反政府組織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的分支,把二者定性為恐怖組織。從此,兩國在敘北的軍事行動從沒停息。在去年10月22日,土耳其和俄羅斯達成諒解備忘錄,約定庫爾德武裝人員和武器須在150小時內撤至土敘邊界線30公里以外區域;撤離完成後,土俄軍人將在敘土邊境特定地區聯合巡邏。可是,10月30日,土耳其軍隊突然炮擊敘北部邊境村莊,與敘政府軍激烈交火,兩國開始了新變局。11月底,美軍恢復在敘利亞北部反恐行動。2020年,預報敘利亞形勢變化莫測,敘利亞局勢進入新一輪的快速調整與再平衡期。

印巴衝突持續與核武器爆發可能
位於印巴交界處的喀什米爾地區在去年10月下旬爆發了激烈的槍戰事件,此次交火是印度率先挑起的,印軍在當天不宣而戰,對喀什米爾的一個小村子發起了突襲,正規軍打一些遊勇散兵,結果可想而知,雖然戰鬥過程非常激烈,但是印度毫無懸念地獲勝,帶著敵人屍體凱旋而歸。印巴衝突再次成為了外界關注的焦點。在停火了將近半個世紀後,這對老冤家大有挑起第四次大規模戰爭的趨勢。從雙方最近的幾次小規模衝突看,基本都是由印度首先發起炮擊等挑釁行動,再由巴基斯坦被迫發起反擊,雙方各有死傷,火藥味越來越濃。問題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目前衝突中最嚴重問題在於這是兩個有核國家間的衝突。若衝突長期持續則很難避免爆發核武器衝突的可能,屆時不僅會對東南亞造成破壞,還將對全世界所有人造成破壞。如今,極其需要聯合國安理會和美國能出面斡旋印巴衝突,在事情發展到災難性程度前使之得到遏制。

全球難民問題何時了
據聯合國難民署發佈的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流離失所者人數達7080萬,是70年來最高,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從難民的來源來看,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南蘇丹、緬甸和索馬里的難民佔全球難民總人數的67%。敘利亞有670萬難民,阿富汗有270萬,南蘇丹有230萬,緬甸有110萬,索馬里有90萬。
2020年國際局勢4大懸念 ảnh 1 難民危機給歐美各國帶來巨大壓力。(圖源:Getty Images)
 

拉美是尋求庇護者和境內流離失所者集中的地區。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和經濟狀況,引發了該地區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潮之一。尋求庇護者人數第二多的國家是阿富汗,約有10萬8000人。隨後是敘利亞(10萬6000人)和伊拉克(7萬3000人)等。

面對洶湧而至的難民潮,各國採取收緊措施。法國政府去年11月宣佈一系列收緊移民政策的新措施,包括對合法移民的勞工設置配額制,並加大力度打擊非法移民。去年約三分之二的難民申請遭德國政府拒絕,希臘等位於難民接收“前線”的歐洲國家也紛紛收緊避難法。除了歐洲以外,美國連續3年下調難民接收規模,加大了全球收容壓力。去年10月美國的接納難民數18年來首次為零。

難民問題為何綿延難解?專家認為,高福利社會的引力與難民來源國貧窮、戰亂現狀的推力,導致移民偷渡現象屢發不止。解決難民問題的一個辦法,就是西亞、北非等難民來源地國家應通過創造就業機會等,實現在源頭上解決難民問題。戰亂是難民問題的病灶所在。平息周邊地區戰亂,僅憑歐洲一家之力不能實現,各大國應加強協調,切實推動地區和平,實現問題的政治解決。

紫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