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參加電視遊戲節目 藝人債台高築

不少藝人為了透過電視遊戲節目打響知名度,已不惜借貸鉅款來投資製作本身的表演內容。藝人在參加電視遊戲節目後負債的現象乍聽以為是無稽之談,但卻是確實發生。除了節目評委和主持人,其他以參賽者資格在電視遊戲節目上亮相的藝人事後都債台高築。

寶詩在《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節目上的表演。(圖源:互聯網)

寶詩在《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節目上的表演。(圖源:互聯網)

大製作才吸睛
Tronie歌手從離開365歌唱組合“單飛”後,為了恢復本身知名度,故在接到《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組委會邀請參與節目時,決定投入巨資製作其表演內容,以提升知名度。Tronie歌手告知:“直至此節目結束的3個月後,我才還清之前借貸用來製作該節目表演內容的債款。”
與Tronie歌手在《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節目中競技的是年輕歌手Mia。在Tronie向經理人貸款參加節目時,Mia也同樣向家人貸款。兩人都認為“表演內容要高調、精彩,才有機會提升自身形象,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對於不少藝人來說,參加電視遊戲節目、參加真人秀是向觀眾推介本身的“黃金”機會。
每位電視遊戲節目、真人秀的參賽者都獲組委會或製作單位提供輔助經費。具體是,參賽者在《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節目中的每項表演都獲製作商贊助5000萬至6000萬元。然而,Tronie歌手告知:“觀眾在熒幕上看見的每項表演,投資經費起碼都是1億7000萬至2億元。”這些開支包括音樂、舞蹈製作,伴舞,服裝等費用。
寶詩歌手雖然是由《The remix-2017年燈光和音》節目組委會邀請參賽並摘取冠軍,獲得高達2億元的獎金,但她透露之前所投資的表演經費已超過10億元,而這費額也是她在決定參加節目前已經預料到的。寶詩說:“所付出的是必要的,因為我由於私人理由而在樂壇上‘銷聲匿跡’這對我演藝界是次的復出有很大的意義。”
若藝人不設法在帶有競技性質的電視遊戲節目上讓自己出眾,將意味著失去提高知名度的良好機會。沒有資本的藝人大部分會選擇貸款。這解釋了黃仙佳麗何以在接受一個新電視遊戲節目的參與邀請後,要向銀行抵押房屋所有權證書以貸款。她告知:“我要成為一位專業歌手。這是我目前唯一可以向觀眾證明歌唱是我經過嚴肅考慮後所選擇的行業的方式。”
成名的代價
“大虧損”是《2017年越南好歌聲》電視遊戲節目的教練,其中有Noo 福盛、冬兒、仙絲等藝人在節目結束後統計得失的評價。觀眾和業界之所以會對這一期《2017年越南巨聲》節目的年輕教練隊伍的專業能力表示質疑並非無理。這些當事人也是“自知之明”,所以就致力透過具體的成績、即是經由參賽者的表演節目來向眾人證明本身的專業。儘管獲得重金邀請,但Noo 福盛透露:“所有來自在節目上擔任教練的酬勞都用作投資參賽者的表演經費。”他甚至還要自掏腰包,投入大筆資金,以確保表演節目能夠盡善盡美地展現於觀眾眼前。
參賽者的表演節目若得到觀眾和傳媒好評,教練的知名度也隨之獲得提升。因此,為了把握這個機會,教練們除了竭盡所能提出專業方面的創意之外,還要投資讓旗下帶領的參賽者的表演節目精彩出眾。這就像公開出錢買名聲。范香佳麗分享擔任《The Face》評委的經驗談是:“很忙、很累,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3時才休息。酬勞雖然豐厚,但與支付服裝、幕後策劃工作隊伍的費用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
藝人為了打響知名度,不惜投入心血和資源,甚至要借貸鉅款。大家埋頭苦幹,只有製作單位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各有得失
儘管為表演節目投資花費不少,但各藝人仍然是有所收獲的。Tronie告知:“在參加電視遊戲節目後,我接到更多表演邀請,有機會證明本身的實力。”
范香佳麗說:“也不能完全說是虧損,因為在參加節目後,我接到不少廣告代言合約。”同樣,擔任節目教練的藝人的酬勞各有不同,有人高達數億元,有人只求有“露面”的機會。因此,可以說是各人各有得失。

垂 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