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建築遺產:城市之靈魂

當現代化的高樓大廈和建築物逐漸建成並投入使用時,許多人開始為昔日已泛黃的牆壁感到惋惜。我們之所以懷念,並不完全是“飽食終日,無所事事”,而因為建築遺產不僅與設計和建築美感相關,而且還與每個歷史時期密不可分。

本市著名的古老建築物之一的市郵政局擁有一百廿九年歷史,但未獲公認是遺產。

本市著名的古老建築物之一的市郵政局擁有一百廿九年歷史,但未獲公認是遺產。

古老建築被遺忘
在胡志明市博物館裡,我曾遇見許多年輕人來拍照,因為這裡的空間很適合攝影,既古典又豪華,從陽台、窗口到大門,都有漂亮的攝影角度。許多非藝術和建築界的年輕人均喜歡這座建築的設計。“如果博物館要做出改變,請保留這個設計,相較於各幢大廈或商場,我們更喜歡這些地方。高層大樓雖然現代化,但沒有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獨特建築風格。”家住平盛郡的大學生陳懷芳珍說。

不僅是博物館,民用古屋的情況也差不多。學者王鴻盛的房子(平盛郡第14坊阮善述街11號雲堂府)是一間擁有100多年歷史的木屋,如今已嚴重損壞。在去世之前,學者王鴻盛在遺囑中表示願意將他的古董收藏雲堂府捐贈給國家。2003年,市人委會將雲堂府列為市級民用古屋藝術建築遺產,禁止在已劃為保護區的遺產區域中進行所有建築和開發活動。然而,在去世20多年後,其家人仍在爭執中,等待法院解決,故未能就賠償方案達成一致意見,而古屋的損壞程度每況愈下。 

市建築大學講師裴柏原卿博士表示遺憾地看到諾莊龍街上一棟古式別墅被拆毀:“幾次路過,別墅的建築令人印象深刻。那棟別墅可能是個人所有,主人想改變,但是從建築的角度而論,看到古老的建築消失,我也感到惋惜。對於城市中的大型古老建築,更必須得到保存和修葺。這些都是獨特而又特殊的建築物,因為它們還帶有歷史、文化烙印,是城市各個發展階段的標誌。

保護與發展並行
1996年,市人委會已就“需要研究和保護的建築景觀”名錄頒佈了《決定》。但到目前為止,除了被公認為是文物保護的古老建築外,許多地方還沒有得到公認,許多古老建築已經損壞,甚至完全失去了昔日的痕跡。 

是否被公認並列為遺產也許不是重要的問題,因為事實表明,許多被公認或甚至是市級管理的遺產,但保護和修葺工作差強人意,損壞程度清晰可見。這就是為什麼管理或擁有古老建築的單位或多或少不願申請公認遺產的原因。他們擔心一旦被公認後,管理和持有的單位將不再擁有對該工程的“權利”,再加上恢復和修葺古跡一事必須申請許可並統一決定選擇團隊……,花時間和金錢,故本市仍有許多著名的古老建築尚未被公認。而這些建築物還是城市的靈魂,擁有數百年歷史……。

要解決在現代發展中保存與和諧地發展建築遺產的問題並不容易,需要許多相關部門的參與。市遺產協會主席黎秀錦指出,對於建築工程,當研究並進行保護時,可以計劃保護一部分但能夠發揮其價值,這比完整地保存但不能有效保護的更好。像河內的火爐監獄一樣,人們保存一部分,但卻非常有效並吸引了遊客。保護的價值在於保護與城市的發展並行。如果鎖定保護的區域但最後由於無法吸引遊客而要關閉,那麼保護將沒有任何價值。 

目前,本市的許多文物都受到侵犯,但處罰工作尚被忽視。黎秀錦主席認為:“我們有《遺產法》,但我還沒有見過法庭採取這一法律來處罰違規者,所以很多文物遺產就這樣的逐漸消失了。我們也需要制定法規來獎勵表現出色的文物所有者和管理者,從而才激發人們在保護工作中盡最大努力。”

裴柏原卿博士又稱,本市的建築師和專家團隊在修復古老建築工程方面的能力卓卓有餘。但首先,我們要有具體的統計,哪些工程需要保存,哪些項目需要修復以及實施團隊。從而將為每個工程提供適當的方法,以限制當前古老建築工程嚴重損壞◆

金 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