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藝工作者防疫期間不虛度

疫情爆發,社會隔離,人人在家防疫,感覺度日如年,因此,各都設法做些什麼來度過。而本市有多位文藝工作者,利用防疫期間做自己的工作,以不虛度時光,使日子過得容易和有意義。

林漢城埋頭臨寫《多寶塔碑》。

林漢城埋頭臨寫《多寶塔碑》。

林漢城練字有裨益
林漢城,是本市一位專門從事毛筆書法的著名書法家,他在練習書法與從事書法已有30多年。一直以來,他用心鑽研書藝,而且從不敢懈怠,還不斷的練習,日益求進。

最近,由於新冠肺炎日漸嚴重,社會要隔離。林漢城開辦的週末書法班也無奈要停課。禁足待家的他就練起書法來。在短短一個星期內,他認真地把一部《唐-多寶塔碑》上下冊,洋洋2000餘字通臨完畢,精神可嘉。

《唐-多寶塔》全名是《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寶佛塔感應碑》,由中國唐代文人岑勳撰文、著名書法家顏真卿以楷書書寫、碑刻家史華負責刻碑。據林漢城臨寫心得分享:這次臨寫《唐-多寶塔碑》過程中,令他發現有很多先前未學到的筆劃和字體的結構,現在臨寫起來,方發覺原來其中有許多奧妙,確實增長知識,對於今後的揮毫大有幫助,這是十分有趣的。

據悉,為了鑽研書法的真理,林漢城常購買了不少書法相關的書籍作為參考和臨摹。他對作品的要求十分高,而且不惜昂貴的紙墨,若是寫第一幅作品覺得不是很好時,他就繼續再寫第二、第三幅……,直至寫出一幅滿意的作品才甘休。所以,其作品都達到高層次,廣獲國際書法界的好評,從而看出其從不苟且而認真的態度。

余問耕不懈譯漢詩
余問耕原名周智勤,是本市一位華文教師,也是著名海內外的作家、詩人。在數年前,他出版了一本《漢詩越譯-越詩漢譯》詩集,成為越華文壇史上第一本越-漢語翻譯的新詩詩集。
文藝工作者防疫期間不虛度 ảnh 1 余問耕在翻譯漢詩。
 
月前,余問耕在處理申請成立新富忠華文中心教學執照後,怎知遇到疫情而要停學。因此,他最近在家防疫期間除了線上教學,寫寫詩外,還為一位台灣地區的詩友的漢語現在詩翻譯越文。

據悉,余問耕去年與越文報刊記者藍田配合,為台灣金門馬祖10位詩人的50首漢語詩翻譯成越文,他們並出版了《島嶼之外》中越文金馬詩畫選集。 於2020年10月在台北、11月在金門共  舉辦兩場新書發佈會,場面盛大。這是台灣第一本越中文詩集,廣獲各界好評。

余問耕表示,雖然未能游過金門,但有緣認識幾位金門詩人,故有機會翻譯這本詩集,深感高興。可惜由於疫情未能出席該詩集發佈會,實在可惜!其實,翻譯詩作比翻譯文章難,尤其是台灣的現代詩更十分難,不能只按照字面翻譯,要了解其意後才能譯得正確,但需花上好些時間和心思。

近年來,余問耕不懈利用業餘時間,用越文翻譯漢語新詩和越文新詩翻譯中文,這不但促進越-中文化的互相溝通,也是讓雙方更加了解而付出的不少心血和精力。

范哲練書畫讀藝術
據年輕美術教師范哲透露,他最近在疫情期間練習水墨畫、漢字書法和閱讀中國文化、歷史、美術等書籍。   此外,他曾報名就讀河內中央藝術師  範大學,現在雖然是暑期,但也線上上課。
文藝工作者防疫期間不虛度 ảnh 2 范哲在練習水墨畫。
 
范哲雖是京族人,但小時候曾讀過3年華文,後來專讀美術,目前在兩所越文中小學任教美術。他喜愛華人文化,在本市學過數月水墨畫,也曾赴中國學習繪畫數月。范哲也是一位越文書法家,他常在書法街或是廟宇擺攤寫售越文書畫。

近半年來,范哲跟林漢城書法家學習中文書法,令他受益良多◆

曾廣健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