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為坊鄉文化機構解困

胡志明市乃領先在全國建設和發展坊文化宮、鄉文化體育中心等文化機構的地方。實際上,由於人民的需求已發生變化,他們有更多的選擇,故維持坊、鄉文化機構體系的工作正困難重重。

文化宮應是給民眾培養身心健康的地方。

文化宮應是給民眾培養身心健康的地方。

民眾願意來嗎?
我們來到芽皮縣協福鄉的文體中心瞭解這裡的技能班和瑜伽班,但門前的保安員表示春節前一個月已開始停課了,至今尚未有任何通報。我們走進總面積逾6000平方米、建設經費20億元的中心內,但裡面靜悄悄,一種荒涼的感覺。中心有一個迷你足球場,入口大廳有一個老舊的舞台,一些房間看起來像空置  的教室。圖書館、主任室、文化資訊-廣播室……的   大門緊鎖,不見人跡。只有4、5名學生在大廳裡練習舞蹈。一名學生說:“我們是自己自由練習的,這裡沒有課。”

除了一些簡單的鄉活動圖片外,不見有告示板或有關技能班、體育和團體俱樂部的任何資訊。住在附近的黎氏梅(31歲,工人,家住芽皮縣協福鄉)告知:“我加班回家後已夠累了,沒有時間練習或參加鄉的技能班。總之,我不關心那裡有什麼活動。”芽皮縣文體科代表透露,協福鄉文化體育中心修建已很長時間,文化活動的設施有限,而且人們的需求也不高,因為他們有更多的娛樂選擇,不一定要來該中心參加。鄉和縣也曾多次邀請企業進行社會化投資,但那裡的地理位置不方便,投資很容易虧本,所以他們不感興趣。 

我們走在第十一郡第十五坊李常傑街,一直打探才找到281號巷以前往第十五坊文化宮。住在附近的居民阮氏玉感到驚訝:“裡面有文化宮嗎?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呢…其實我也沒有關心這些活動,也從未到文化宮了解那裡的課程。說真的,就算要上技能班或瑜伽班也會去私人投資的大型中心,物質基礎現代化且舒適。”

當來到守德市福平坊,我們要問到第五個人才能準確地抵達位於6D街上的坊文化宮,儘管這是獲得好評的兩個文化宮之一。
為坊鄉文化機構解困 ảnh 1 守德市曾仁富B文化宮的活動獲得好評。
 
有了機制,關鍵是人
本市現有56個坊文化宮,16個屬於平政、古芝、福門、芽皮、芹耶等的鄉文體中心。至於第四和第六郡沒有坊級的文化機構。市區的坊文化宮一般都比較狹小,因為沒有足夠土地來建設多種功能室,而市郊區域擁有大塊土地。活動困難,難以吸引民眾等都是多個地方的共同點。

與活動效益不佳的坊文化宮和鄉文體中心的同時,也有若干地方活動良好,其中包括第一郡德河坊文化宮、第十郡第十坊文化宮、守德市曾仁富B文化宮、第十二郡新泰協文化宮、福門縣春泰尚文體中心以及古芝縣聯鄉文體中心。市文體廳文化中心代表告知,最終的困難仍然是經費。許多文化宮得到周詳投資但無法吸引人們。有的效果很好,其餘的則“奄奄一息”,或者有的太殘舊,有的雖然剛新建,但卻位於高檔的居民區內,又或者那裡的居民太平民化,人們沒有參加坊文化宮或鄉文體中心的需求。

以前,坊文化宮和鄉文體中心的活動有限,因為沒有運營的機制,資金不足,缺乏管理團隊,幾乎所有主任委員會都是坊、鄉幹部來兼職。從2020年9月16日起,市人委會已出台第3354號《決定》頒佈關於坊、市鎮文體中心和社群學習中心的組織和運作之規制。市人委會較早前自2014年關於鄉、聯鄉、集群文體中心活動的第4360號《決定》也提供了條件以讓市郊各縣發展文化機構。本市的機制非常明確,郡、縣人委會必須關注,特別是負責文社的副主席要出力與該郡、縣的文體中心一起投資基層文化活動,提高坊、鄉的文化活動水平。

“提高並不是要建造一所大房子並將其空置,而是要透過區內的多種資源,動員社會化,必須將各部門和團體的活動相結合,建立配合的機制,以讓文化宮可以無時無刻開放。郡、縣人委會必須著手建設組織機構。最重要的是必須看得出人民的需求,要積極,願意做。”市文化中心代表強調◆

武 探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