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獨立書店以獨特之處吸引讀者

規模不大的獨立書店卻成為喜愛紙質書讀者的好去處。這種書店的共同特點就是形式、空間以及接近讀者的方法都是非常講究。

讀者在知文書店購書。

讀者在知文書店購書。

各自風格不同
目前,萬花鏡書店(以阮日映作家的一部作品名字起名)已不再出售各種各類的書籍。這裡已變成陳列和出售阮日映作家創作的書籍專賣店。然而,這兒也是一家獨立書店,是多年來讀者經常前往的地方。雖然在本市這種書店數量不多但仍依然存在。它們的設計非常講究,別具一格的特點給讀者留下了印象。例如:Kafka、Momo、知文、Neta 等書店。

Momo書店主要集中推介舊書,而Neta書店卻使用一些木製書架營造環保的讀書空間,知文書店就集中提供學術、科研、社會人文領域的書籍,是有需要者的首選。據知文書店店主阮文協稱,如果開辦獨立書店,就必須確定自己跟從領域的書籍,從而加強推介工作。當然,當選擇跟從某種領域的書籍,我們只能給一定的對象出售書籍。在服務研究工作方面的書籍有很多不同的領域的,例如:心理、人學、哲學……因此我們的讀者也不算是很少。我們針對一個小對象就可以擴大到更大的社群。

至於Kafka書店,與在大書店購書不同的是,讀者不會在書“林”中“迷路”。這裡的書籍按特定的愛好收集,有助共同愛好者省時省力來選擇讀籍。就地購書的讀者將獲體貼地諮詢;對於網購的讀者,書店售貨員將細心地包裝及寫在賀卡上致謝內容,一同發送至讀者。此外,該書店還制定將書籍接近每家、每辦公室的活動。Kafka書店店主清順姐告知:“暑假,本店每週都舉辦免費給兒童讀書活動。中秋節、聖誕節、‘六‧一’國際兒童節,我們聯繫各公司、辦公室以他們選擇的書籍當做給孩子們的禮物。”

競爭與時機
獨立書店與鯉魚、雅南、方南、開心、昇龍等傳統書店的經營模式一樣,不過從規模和發行系統來說卻比不上。當然,他們也與傳統書店競爭,尤其是那些網購平台。不僅如此,現在的讀者有多樣的讀書方式,紙質書籍不再是獨權,還有電子書、有聲書。

據Kafka書店店主清順姐稱,這是一場激烈的競爭。獨立書店減價時,也不可超過20%。然而,若干網購平台可推出大減價活動以吸引客戶。順姐告知:“在此期間,tiki網購平台降價15%-20%,我們還可以保持經營穩定,但tiki降價至40%或推出附帶促銷活動,我們務必尋找其他經營方式,否則營收額馬上下滑。”

知文書店店主阮文協也承認這種競爭趨頭。知文書店避開“減價暴風”的方法是出售那些網購平台沒有的書籍或者推出稀少、收藏的舊書。這也是協哥一年來保持書店營收額穩定的方法。知文書店2019年的營收比去年好並處於增長趨勢。協哥分享:“此前,知文書店只是一個小型書庫,從去年9月份開始,我們決定搬移到一個面積更大的地點,在此可以陳列,提供更多的書籍。擴大經營要求本身經常更新書目、在網購平台尋找出售機會。”

清順姐一方面承認競爭激烈的事實,另一方面把信心放在獨立書店。順姐認為,網購正是目前的購物趨勢,但書籍是一種特殊的產品,大部分讀者都希望拿著紙質書籍略讀,然後欣賞其外觀才決定購買;而在網上書店則無法實行這一過程,從而她相信:“書籍市場非常龐大,在獨立書店購書的讀者只佔小數,但如果找到有效的方法及接近正確,就可以擁有讀者。”◆

胡 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