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電視遊戲節目引發劇本爭議

許多電視及遊戲節目被指利用他人的舞台劇作品去賺錢,令劇作家本身蒙受利益損失。這種情況日益普遍,引發劇作家們的不滿。

家寶在永隆電視台bolero之劇節目的《修債》(左)及《李赤喔》節目。(圖源:互聯網)

家寶在永隆電視台bolero之劇節目的《修債》(左)及《李赤喔》節目。(圖源:互聯網)

近日,電視及遊戲節目十分紅火,各種節目對呈現作品的需求也因而激增。
 
節目一般會借各種舞台劇本去呈現,包括改良劇與話劇劇本,是多角度的呈現:節子,改編,革新,甚至扭曲了原來的劇本!

不理會作者版權
近日,劇作家川林在臉譜社交網上發文,指稱他本人從作家阮玉四《北風呼呼》小說改編的《修債》劇本,被年輕導演武陳套用在永隆電視台的bolero之劇節目上,但卻沒有徵得他本人的同意。

知名改良劇作家黃雙越,也指責許多節目使用他的作品後不付版權費,甚至完成不徵求他的同意便擅自採用。其他多位作者也同樣陷入作品被佔用的“窘境”。

當記者向年輕導演武陳提問此事時,他表示:“bolero之劇比賽劇本,我有徵求並得到作者阮玉四的同意。我不過是借用川林劇作家《修債》這個劇名,因為喜歡個中多個含義”。

但是川林先生的看法卻不同,他說:“在改編《北風呼呼》時,我選用《修債》這個劇名,是因為含義新奇,打開故事感人與仁義的細節。怎可以說他們改編,只借我的劇名,因為不可能有兩部同名的改編作品。他們就該預早徵求我的意見”。

黃雙越劇作家也表達看法說:“我也不知道究竟我有多少作品,被他人使用,被製作成其他劇本,而“忘記”提到我的名!只有當電視台播放,我才知道。

當然,我是不會收到一毛錢版權費。例如南方之星與望古名曲之路等,都是使用我的劇本,但未見組委會聯繫過我徵詢使用意見,更遑論是付版權費”。

惟有寄望他人的自覺性?
尚有許多劇作家,尤其是年長的劇作家,沒有條件經常觀看電視節目或作者已經逝世,更是損失慘重。面對自己的作品被其他藝人佔用選段與表演,或改編或剪裁而“束手無策”。

人民藝人黃娥唏噓表示:“惟有等候他人覺得良心難過,體恤我們這些幕後工作者的辛勞,否則我們年事已高,如何能管得了那麼多,全賴那些懂得自重的藝人與組辦單位”。

bolero之劇節目組辦單位康傳播公司經理武成榮先生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們什麼時候都尊重作者的版權。以上過失是我們的錯,因為未與各位藝人及各部門詳細工作,我們將聯繫各位原作者致歉並弄清事情真相。

雖說是意外,我們仍希望各位作者與觀眾嚴格與快速地提供意見,讓我們作出修正”。

還有許多電視節目,遊戲節目,許多藝人還是會繼續使用舞台劇作去牟利,他們會以各種理由作藉口:“既然已經創作及經過其他改編,並非原作,所以無需要徵求意見或版權費。

甚至有些作家還要感謝我們使其作品重生,以另一種“包裝”去重新介紹呢。

總的一句話,究竟要怎樣做,既合理尊重作者版權,因那是作者投注到作品的知識與心血?

謹借黃雙越劇作家的說話作結束:“先不論作者是否追究版權,徵求同意問題,但是難道對於遊戲節目的參賽生與生產商而言,這是很難做到的事嗎?

難道要各位嘔心瀝血寫出作品的作者們要每天守候播放時間,以討回版權費嗎?”◆
 
“啟發”與“改編”存在模稜兩可
國寶導演與作家的劇本《背著母親去遊玩》最近“被”本市舞台大學一名學生擅自選用作為自己的畢業作品,國寶是透過臉譜獲悉此事。
國寶提及各位年輕藝人蓄意“遺忘”劇作者的其他一個理由是:“我發現一部文學作品當上存在“啟發”與“改編”模稜兩可的意思。

我認為,“啟發”只能從原著中擇取一個意思,或一個人物,然後發展成為自己的作品,相似度只能是10%。假如擇取原來人物,劇性與內容者,那就是改編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