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兩尊玉佛

我正在擦拭“五‧一”旅遊帶回來的兩尊慈眉善目的玉佛,張媽走進辦公室,傾倒垃圾簍。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問:“老人家,您快80了吧?這麼大年齡,還拾荒呀?”

“我82了!”張媽自豪地說,“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活動活動筋骨,對身體有好處?”

我又問:“人家撿廢品,只撿能賣錢的,你怎麼連不能賣錢的都撿呀?”

“順便給大家清理一下垃圾,也不累!”她爽朗地笑著,蹣跚著走遠了。

去洗手間,我看到古稀之年的清潔工老賈正半蹲著掏便池,忍不住問:“賈伯,有拖把,有潔廁靈,你幹嘛用手掏,不髒嗎?”

“用手掏,更乾淨。”老賈笑呵呵地說,“把廁所洗乾淨,是我的職責!不然咋對得起那份工資啊!”

“您每天從早到晚,什麼髒活累活都幹,而單位每月才給您1000元人民幣工資,這付出與得到不成正比啊!”我打抱不平。

“1000元人民幣不少呢!我一年吃的油和米,還不足1000元人民幣呢!”老賈說,“有這1000元工資,我不用找兒女要生活費,活得自在、舒坦……”

再回到辦公室,又看到那兩尊玉佛,我的眼前忽然浮現起張媽和賈伯滿足的笑臉◆

張棄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