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小說改編電影熱度未減

小說改編電影不再是一時的發展形勢。此前,多部自小說改編的電影在藝術和票房方面均取得佳績,或正在製作的一系列電影皆是顯著的證明。

《子狀元》改編自《越地神童》漫畫。

《子狀元》改編自《越地神童》漫畫。

改編電影劇本的創意來源
“北部記事之王”武仲鳳的著名小說之一《紅運》將獲改編為電影版。此舉讓影迷表示十分期待,不知道電影版將如何重現紅髮阿春從底層一步步攀上上流社會的過程。

導演潘嘉日靈表示,《紅運》小說曾獲改編為話劇和電視劇,但他們的電影版將把紅髮阿春、副關長夫人、文明夫婦等人物搬上大熒幕。越南影壇已很久沒有開拍嘲諷類電影,加上這是他喜愛的影視類型。因此,可以改編《紅運》小說為電影使他興奮不已,同時希望可以挑戰自己,以獨特、特殊風格重現越南1930年代社會。

可以說,潘嘉日靈與小說改編的電影很有緣份。他曾改編作家阮日映的同名小說《來自昨天的姑娘》。最近,他執導改編《越地神童》漫畫的電影《子狀元》。

改編名著的電影還有《小黃》。這是自著名作家南高的短篇小說《老鶴》改編並由導演陳武水執導的作品,已於去年9月底開拍,預計今年將上映。另一部獲得大聲宣傳的電影是《578:瘋子的子彈》,由導演梁庭勇執導、改編自他執筆的同名小說。此前,由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父背子》也是改編自己的短篇小說。

關於從小說改編成電影的原因,梁庭勇認為,文學作品具有獨立結構、色彩和人物世界,只是以文字來描述。“若一部電影可能要醞釀幾年,那麽有些文學作品的創作時間則延長上10年。因此,只要有選擇機會,我想從書籍開始是最佳的機會。”梁庭勇說。

對於小說改編電影類型,作家阮日映的作品現是最受電影製作商的歡迎。《碧眼》、《綠地黃花》、《來自昨天的姑娘》等電影爆紅之後,各單位已購買作家阮日映的《我的小天使》、《在樹上哭泣》兩篇小說的改編權。

挑戰
梁庭勇表示,小說改編電影的優勢是擁有完整的故事和作品,免花1至2年構思劇本的時間。然而,改編的工作也並不簡單。有些內容改編電影時,電影語言不可傳達或傳達文學方面的效果不到位,尤其是形象方面啟發較少的作品。

如何保持原著的精神,又能再創作新細節?導演維克多‧武執導電影《碧眼》時承認:“這是我的導演事業中最難消化的作品之一,我一直考慮怎樣給觀眾帶來超出文學作品的驚喜及嶄新認識,故壓力極大。”與此同時,導演陳武水表示,他希望電影不僅傳達《老鶴》的色彩、氣氛,顯示出由他父親執筆的心血劇本,同時還添加現代化、接近年輕人的趨勢等因素。他的要求不太高超,只想向更多觀眾傳達美好事物與文學價值。

實際上,各製片商的小說改編電影醞釀時間較長,資金也龐大,一部分理由是來自原著走紅的壓力。例如:《碧眼》的製作經費達逾200億元,《父背子》180億元,《來自昨天的姑娘》220億元,《綠地黃花 》近200億元,《香站》180億元等。

梁庭勇透露,在由他執導的電影當中,《578:瘋子的子彈》製作經費高達600億元。而製片人吳清雲說,《子狀元》已醞釀了兩年,這是錄製室68向來的最大投資項目,但一切都很值得,國內觀眾將可以欣賞具有濃郁民間色彩的故事。《小黃》劇組代表清恆表示,因電影重現半殖民地時期的社會,故全部服裝、背景都要經過搭建環節,當然資金不可能是少數。

許多自小說改編的電影在藝術和票房方面均取得佳績。《綠地黃花 》、《父背子》等電影曾代表越南參加奧斯卡獎的最佳外語片提名。此外,很多電影的票房收入創下新高,包括《碧眼》逾1720億元、《綠地黃花》近780億元、《來自昨天的姑娘》700億元等。導演梁庭勇肯定,理所當然,著名的文學作品是觀眾的信心保證因素,有大量書迷隨時想見證文學作品的人物和故事改編成電影的具體情況,但沒人卻敢對票房收入作出擔保◆

海 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