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男孩的橋

藍天。白雲。海鷗。艾德斯躺在金色沙灘上,喝著咖啡,享受成功帶來的愜意、悠閒。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不遠處,男孩掘著沙子。細沙一把一把堆上去,緩緩流下。沙堆不堪重負,坍塌。男孩重新又壘,不停掘,不停壘。圓嘟嘟的小臉沾滿沙粒,一顆顆水珠搖搖欲滴,不知是汗水還是海水。看著男孩撅著小嘴,一本正經的模樣,艾德斯笑了。他想起兒子,跟這個男孩差不多大,每次出門時,總愛撅起嘴。唉,為了成功,都有3、4年沒見兒子了。艾德斯輕歎一聲,決定助這個男孩一臂之力。

艾德斯走上前,蹲到邊上,摸摸男孩的小腦袋:“嗨,小鬼,玩什麼?”

男孩抬頭,認真地說:“我不是玩,我在造跨海大橋,很長很長的那種。”男孩騰出雙手,使勁張開雙臂,就像一隻展翅的海鷗。

艾德斯自小在海邊生活,不是在礁石上垂釣,就是在沙灘上犁地。閒暇時和小夥伴玩沙子戲水,當年聊夢想時,艾德斯就曾說:“要像海鷗一樣自由飛翔。”現在功成名就,艾德斯自由了,躺著就能看海鷗飛翔。

“橋有啥造頭?造城堡,高高大大多威武!”艾德斯說著捧起沙子,要覆蓋。

“不要,不要!”

“你看,那邊的孩子都在壘城堡,咱們壘得最高,壘得最大,好不?”

男孩執意說:“我要橋,不要城堡。”

艾德斯有些生氣:“只有國王,才能住城堡!人小志氣要大!哪有士兵不想當元帥的!”

男孩一臉懵懂。

艾德斯豪情萬丈,決定堆出一座巍峨的城堡,讓男孩開開眼界,放棄他的狹小念頭。

對付與兒子同齡的男孩,艾德斯有的是花招。他笑嘻嘻地對男孩說:“你造你的橋,我壘我的城堡,咱倆合力拼建一座帶橋的城堡。”

“好!好!”男孩歡呼雀躍,鼓起雙掌。

艾德斯開出一圈護城河,掏出沙子,堆在一塊,又抓實城牆,在裡面平地填入沙子,砌樓壘房,一座建築雛形漸漸映入眼簾。

“小鬼,橋墩不用這麼多,給我沙子。”艾德斯伸出左手。

“嗨,別搭橋,等城堡造好,再造橋。”艾德斯又叫道。

“快,快!挖沙,挖沙……這抹平,那拍實……”男孩忙得不亦樂乎。

艾德斯站直身,拉起男孩,大聲說:“看看,咱們的城堡,美不美?威不威武?我說造城堡吧,小鬼?”

“我的橋呢?”男孩仰頭,瞧著艾德斯,清澈的眼睛就像蔚藍色的大海。

“哦,那不是嗎?”艾德斯一指城堡內,一截沙堤,短短的。橋一般連接著兩座危樓。

“這是牆,下面沒有洞,海水過不去,會被沖倒的。我要造的是跨海大橋!敵人來了,我們可以守在橋頭堡!”

艾德斯哈哈大笑:“我是威風凜凜的國王,你是小王子。海也是咱們的,橋也是咱們的,咱們住在城堡裡,天下都聽咱們的!”

“你不是國王,我也不是小王子!”男孩哭喊起來,“橋,我要我的跨海大橋。沒有洞,哪是橋!”

男孩使勁地去摳那截沙堤,摳著摳著,城堡坍塌了。男孩破涕為笑:“城堡倒了,城堡倒了……”

他張開雙臂,在海灘上奔跑,像一隻自由的海鷗……

頃刻間,城堡倒了。艾德斯怔怔地看著男孩奔跑的背影,看著漫天飛舞的海鷗,對於成功,他忽然有了新的感悟。

該回家看看兒子了。艾德斯喃喃自語◆

王偉革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