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一年一度的端午節來臨了,在新冠肺炎疫情捲土重來的背景下,堤岸華人過節的氣氛多少也受到影響。然而,應節的粽子、艾草和各式各樣的熱帶水果依然琳琅滿目,家人小範圍過節還是少不了的。在這個節日裡,我心裏卻湧起了一股失落感--今年的端午節缺少了一個手工香囊(香包),也永遠失去了一個致力於守護華人傳統文化的身影……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ảnh 1 人民藝人張路畫家(右)向陳列室贈送繪畫李蓮大娘與香囊作品。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李蓮大娘已經離開一年了。如果不是2013年的那次採訪,也許香囊這種華人非物質文化的故事將被時興文化所覆蓋,還有那位默默守護華人傳統的老人之故事也會不為人知。如今回想起來,當年的一面之緣,還有老人家的毅力,讓我與這位同鄉結下了不解之緣。

去年的農曆四月廿九日早上,為了給一年來辛苦地用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香囊於次日帶到堤岸觀音廟前擺賣做好準備,是年83歲的李蓮大娘獨個兒走路到金邊市場附近辦理點事情,誰知在回家路上走到海上懶翁街與馮興街路口時,被一輛小卡車撞個正著,大娘弱小的身軀馬上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儘管得到路人及時送院救治,但由於體力虛弱、失血過多,李蓮大娘在次日的中午走了。一位終生以手工縫製香囊來守護華人傳統文化的老人,卻在端午節來臨之前意外逝世,這到底是死神跟她開的玩笑,還是老人家選擇在這個時刻離去以喚醒後世對民族文化的重視呢?因為大娘的離去,也等於堤岸華人手工香囊的非物質文化從此劃上句號,這不能不引起我們對其他面臨湮沒的傳統文化的關注。

李蓮大娘與手工香囊還好於8年前被我發現並用文字和相機把她記錄下來,讓後人知道堤岸華人曾經有這樣的文化、有這麼一位意志堅強的老人……但實際上還有多少面臨失傳的非物質文化沒被我們發現呢?我相信在華人群體中是有的,只是她們還沒被發現,或者正被我們忽略。其實挽救一項文化是需要大家的同心協力,哪怕是一個發現、一份愛心、一點支持,足以讓她能留下實體,否則就會永遠的消失,就連半點回憶也沒給後人留下,更不用說能保存其手工藝術了。
香囊無語 遺愛人間 ảnh 2 李蓮大娘的遺作。
 
所以說與一些瀕臨湮沒和不為人知的傳統文化相比,李蓮大娘的手工香囊算是幸運得多了,當然這是筆者用來自我安慰的最佳方法,誰不希望每一項傳統文化都能“有血有肉”的世代相傳呢?可是在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當今社會裏,許多傳統文化難以敵過大時代的考驗,留下的只有一兩代人的唏噓與惋惜,而後世再也不知道我們的祖先當年到底帶來了多少東西?我們如今又失去了多少東西?

意識到文化傳承的重要性,所以無論是當記者時還是離職後,我仍一如既往地關注西堤華人傳統文化的題材,通過採訪、考究、搜集資料來記錄一下華人群體的過去,尤其是在前人留下有限的史料之背景下,對這方面的編寫尤為重要,但也不容易。為提升自己的個人興趣,也出於一種情懷,2019年中旬萌生成立“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的想法,讓我可以對華人舊事物有進一步的接觸,通過徵集到的西堤華人懷舊物品反映出一個個老故事也是我多年來所夢寐以求要落實的事情,如今在廣大街坊的鼎力支持下,讓我可以圓了多年的夢想,而且這也是許許多多華人同胞的夙願。不是嗎?當去年的6月29日我在華文《西貢解放日報》上發表了《蓮姑,安息吧!》的悼文後,人民藝人張路畫家立刻致電向我索取我拍李蓮大娘的第一張照片,並表示會畫一幅關於大娘與香囊的水墨畫送給陳列室。那一刻,我非常感動,因為自己的努力得到很多人的認同(當然也有部分人對我的好意表示懷疑),而被我發掘的人物在世時所縫製的香囊獲得大家踴躍支持,她離開後卻有如此一位德高望重的書畫家主動要以她來作為入畫題材,這正是傳統文化相輔相成的成果,也是廣大同胞共同努力傳承文化所起到的積極作用。

當繪畫李蓮大娘的作品基本構圖完成後,張路書畫家來電跟我商討作品的主題以便題詞,在看過他發來的照片後,畫面上的李蓮大娘那消瘦的樣子映入眼簾,令我深受感動,也由衷地感謝張畫家費盡心思讓已經湮沒的傳統文化留下永恆的記憶。瞬間,我想起了出自中國元朝詩人白樸的《木蘭花慢感香囊悼雙文》中的3句詞:“覽香囊無語,謾流淚、濕紅紗”。於是我請張畫家用這3句給作品題詞,感歎畫中人與物離去所留下的惋惜,同時也希望李蓮大娘的遺作與堅韌不拔的精神能再次喚醒年輕人對民族文化的重視,這也是老人家給我們留下來的愛!◆
 
為豐富陳列室的內容,希望各界華人同胞積極捐贈物品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讓更多的華人懷舊物品得以保留  和傳承。讀者如有相關物品饋贈,請撥電0938638043 張先生代為接受。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