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99隻天鵝

他不知道自己是幾代華裔了,只知道姓李。因為他是個醫生,人們都叫他慕李。他一家4口人。妻子是護士,女兒在讀高小,老媽還健在,家庭和睦,經濟寬裕,日子過得挺愜意。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去年新冠肺炎在泰國肆虐,妻子在醫院搶救病人過程中,不幸“中招”了。

女兒哭著要找媽媽。但流行病醫院,外3層裏3層,嚴禁探望病號。

慕李每日病人排長隊,忙得沒時間吃飯,也照顧不了家。

奶奶開始安慰孫兒:“媽媽再過幾天就出院了。”繼之,還不見媽媽回來。孫女哭到不肯上學,奶奶抱著孫女哭成一團。

慕李的眼淚雖沒流出來,卻流進肚子裏,流進心裏。

那天,他偶爾見到女兒在學校畫的一張天鵝畫貼在壁上,腦洞頓開,便帶女兒到動物園看天鵝,還專門請了一個畫師,教女兒畫天鵝。一天畫一幅,從天鵝“抱窩”到“破殼出世”,從“啾啾啼叫”到“挺脖昂首”,從“拍翅騰飛”到“劃蹼滑行”什麼的。也許女兒與天鵝前世有緣,一畫天鵝就入迷,日日沉潛在畫畫裏,想見媽媽的念頭,漸漸被畫天鵝的情趣所佔據了。

不覺過了99天,她畫出了99幅不同形態的天鵝。

這天,正好學校舉行畫展比賽。她的天鵝畫榮獲一等獎。當她捧著大獎回到家裏,哭著要見媽媽,說:“要給媽媽看獎狀和畫畫。”

她哭聲不停,催人落淚。

此時,慕李正好下班回到家,剛脫下口罩,女兒緊抱著爸爸的腿要見媽媽。慕李蹲下抱著女兒泣聲說:“媽媽駕著天鵝走了”。“爸爸,真的嗎!”“真的,我接到醫院的來電,正好在你上台領獎時,她走了。”

那晚,天很黑,很靜,只見慕李點亮3根白蠟燭插在門前   的土地上,奶奶站著抹眼淚,   女兒哭泣地跪著,慢慢地把99天鵝燒了。

縷縷青煙,時飄散時集攏,漸漸地彙集如夢幻般的白衣天使的媽媽駕著天鵝,慢慢地飛入深邃的夜空◆

曾 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