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假藥危害大

假藥流入市場,威脅著病人的健康。造假程度日益精明、危險,但管理與監控工作還有漏洞。

不久前在假藥生產案中被拘捕的疑犯在市公安廳幹部的 監察下點算贓物。

不久前在假藥生產案中被拘捕的疑犯在市公安廳幹部的 監察下點算贓物。

正當職能機關承認沒有足夠人力物力來檢驗不斷增加的新活質與產品時,過去期間,有多起生產假藥以及偽造藥品註冊卷宗的案件連續被揭發。

假藥比比皆是
其中,最明顯的是不久前在本市若干藥房出售時被市公安廳發現的生產比利時藥品公司的Fugacar假藥案件。僅在將真假Fugacar藥物並列時,才可以從包裝盒、說明書、藥板以及藥丸上發現造假之處。經過此案件後,藥品管理局已發出通知,禁止銷售、使用冒認Fugacar品牌,註冊號VN-16500-13,貨號514015、1614007的假藥。

此前,藥品管理局也發出公文要求不得銷售、使用冒認法國藥品公司的20毫克Vastarel假藥(註冊號VN-16510-13,貨號929852)。造假的Vastarel藥物與真藥之間的辨識之處是,假藥藥板印製模糊,而真藥包裝印製清晰、容易閱讀。

造假的5毫克Prednisolon藥物也於去年12月時被禁止銷售與使用。之前,在2015年3月以及2014年12月,藥品管理局也通知有兩種假冒馬來西亞藥品公司以及OPV藥品公司的Prednisolon藥物。在包裝上註明是Vidipha中央藥品公司生產的500毫克Cephalexin以及500毫克Amoxycillin 這兩種藥物也於2015年9月與11月被發現造假。2016 年在抽樣檢驗時,職能機關發現有12個樣品是假藥,其中的11個是西藥、1個中藥。

偽造藥品註冊卷宗
不僅只有由VN Pharma 公司引進的H-Capita(治療癌症)以及其他若干藥物是假藥,引起輿論關注,其他多種藥物也被發現藥物信息、生產資訊不正確。

就如今年10月6日,藥品管理局決定暫停接收韓國Samik Pharmaceutical 公司、韓國Kukje Pharma公司的藥物、製藥原料流通註冊表簽發、延期卷宗以及回收藥物流通登記表,原因是“生產地與註冊卷宗上的地址不符”。

藥品管理局指出,該公司有6種藥物(Beecerazon、Emileva、Beeceftron、Perikacin、Samik Amikacin以及Hepa-World)的生產地址與註冊卷宗上的地址不符。因此,藥品管理局也決定停止流通並回收全部這6種藥物。

由此可見,上述6種藥物已在2013年獲提供註冊號並給多名病人使用,但至今年9月才被揭發!自2013年至今,   這6種藥物引進了多少數量,質量如何,在哪些醫院使用,對病人健康造成什麼影響,誰負責任等都是被忽視的問題。
 
僅可以檢驗50%活質
正當生產假藥與偽造卷宗一事廣泛發生時,對藥品進行事前與事後檢查卻受到局限。據中央藥品檢驗院指出,至今,檢驗系統只可以檢查在市面上流通的1000種活質中的約500種。因此,不排除有的假藥還未被發現,對病人的健康與性命造成威脅。

此外,獲生產以及在市場上流通的藥品數量與日俱增,其中有多種是新配製的產品、新活質以及以高科技來生產的藥物,而檢驗系統沒有足夠達標的儀器以檢驗這些新產品的質量。這還未提到從事檢驗工作的人手與藥品產銷活動相比仍微不足道。全國現有170多家製藥廠,逾3000家藥品經營公司,逾9000 個大藥房,1萬2000多個小藥房以及逾1萬2000個私人診所。而全國的所有藥品檢驗系統只有不到2100名負責取樣與檢查市場上的藥品質量的專責幹部◆

黎清霞-明德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