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法律

法律如何「趕得上」疫情?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應該頒佈關於配合對與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有關的違規行為處理的聯席《通知》。

參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力量正在執行任務。

參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力量正在執行任務。

最近,市邊防部隊指揮部指揮長蘇名渥大校簽署兩項對和平9號船船長杜明鍾和船員阮鴻泰作出行政處罰的《決定》。在全國竭盡全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這是兩個突出的違規場合。

儘快作出行政處理
上述兩項《決定》指出,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關的違規行為由和平9號船長和船員所致。具體是,該艘船在停靠桔萊港時,阮鴻泰不執行權力機關要求的傳染病防控措施。杜明鍾不對按規定須實施醫療隔離的場合進行醫療隔離。市邊防部隊指揮部肯定這兩個對象利用天災、疫情以違反行政規定。因此,職能機關對其處以最高的罰款,每人1000萬元。

在新平郡圓覺寺舉行聚集眾人的祈福法會之後,市人委會主席阮成鋒指導絕不體諒、破例解決任何呈現違反防疫規定跡象,尤其是聚眾的行為。市律師協會范雲梅垂律師分析說,這座寺舉行參加者人數超過20人的事件,而市人委會要求各宗教單位和寺廟自2月9日起停止所有聚集20人以上的宗教儀式、活動。因此,地方管理機關具備足夠依據以對不執行限制聚集眾人《決定》的行為予以行政處罰。

要更切實和及時
儘管職能機關完全沒有體諒,但在法律實施、執行過程中發生不足之處是在所難免的。一些意見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指出這一情況。

范雲梅垂律師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應該及時頒佈指引對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關的罪犯實施法律和組織審判的文本。住在已有隔離、封鎖《決定》之地的人若有以下各行為之一:逃離隔離區域;不遵守隔離規定;拒絕、逃避採取隔離、強制性隔離措施;不進行健康申報、不充分申報或虛假申報,導致發生疫情防控開支為1億元以上,則按現行的《刑法》第二百九十五號條可被判犯下“違反眾人場所安全規定”罪,並受刑事處理。儘管如此,許多意見對“發生疫情防控開支為1億元以上”確定依據感到置疑。由此,應該作出更明確的指引,因為訴訟機關未具體地規定這一內容。

據巴地-頭頓省律師團主任張春八律師認為,調整法律以最好地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比較緩慢,並舉個例子:我國從發現第一個病例至今已7個月多,但提高對疫情防控規定違反行為的行政違規處罰的第117號《議定》最近才出台。關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文本大部分是《指示》、《通報》。但這些文本不是法律規範文本,因此在採取過程中引起許多不同的意見。儘管早就有指導意見,但最高人民法院未提出與公安、檢察院配合方案。

在實踐反映的基礎上,律師認為職能機關需以法律規範文本作出關於危險疫情防控規定。同時,應該考慮提高對違規的個人、組織的行政違規處罰。更重要的是,3個訴訟機關應該及早頒佈關於配合處理與疫情防控工作有關案件的聯席《通知》。這是違規行為處理工作的穩固法理基礎◆
 
《刑法》第二百九十五條
如何規定?
該條規定“違反勞動安全、勞動衛生、眾人場所安全規定”罪。

1.若在以下各情況之一下違反勞動安全、勞動衛生、眾人場所安全規定,對他人造成損失,可被罰款1000萬至1億元,受管制3年或受1至5年有期徒刑:造成他人死亡;造成1人受傷或身體傷殘,而其傷殘率達61%以上;造成兩人以上受傷或身體傷殘,而總傷殘率達61%至121%;造成1億至5億元以下的財產損失。

2.在以下各情況之一下犯罪,可被判3至7年有期徒刑:造成兩人死亡;造成兩人以上受傷或受身體傷殘,而總傷殘率達122%至200%;造成財產損失從5億元至15億元以下;是負責勞動安全、勞動衛生、眾人場所安全的人員。

3.若在以下各情況之一下犯罪,就可受6至12年有期徒刑:造成3人以上受傷或身體傷殘,而其總傷殘率 達201%以上;造成15億元以上的財產損失。

怡 林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