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智能眼鏡或將取代智能手機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各地企業為配合政府的社交距離措施,都盡可能安排僱員在家工作,當中以使用電腦為主的職位尤甚。隨著全球進入與疫症長期作戰的新常態,不少企業都會為在家工作的僱員提供電腦,間接導致桌上及平板電腦在2020年第二季的全球出貨量突破7000萬台,較去年同期增長11%。然而,在家工作的僱員或許可以透過電腦或手機內的視像通訊軟件進行和保持交流,但對技術人員來說,要一邊手持智能手機進行視像通話,一邊進行工程,始終會帶來不便,小則影響工作效率,大則產生職業安全風險,甚至危害生命。為解決有關痛點,中國香港智能眼鏡公司MAD Gaze最近推出了智能眼鏡遠程支援方案,方便各大小企業的前端及後端人員隨時隨地進行遙距協作。

智能眼鏡遠程支援方案讓前端人員(圖左)輕鬆與後端人員(圖右)分享第一人稱視角 。

智能眼鏡遠程支援方案讓前端人員(圖左)輕鬆與後端人員(圖右)分享第一人稱視角 。

智能眼鏡遠程支援方案
在新冠疫情期間, MAD Gaze的智能眼鏡遠程支援方案ME Support銷路增長迅速。鄭文輝說:“前端人員的工作環境和職責往往極具挑戰性,有的要在不同位置和高度進行檢查及維修,過程當中不乏要向後端專業人員尋求意見、保持溝通的情景。以往,他們只好暫時放下手上的工作,以智能手機進行視像通話,如今則可選擇改為配戴具備語音功能和雙向影像分享功能的智能眼鏡,與後端人員分享第一人稱視角,並於眼鏡熒幕上即時收看專業人員的指示,同時騰出雙手進行操作或保護自己。”除了工程公司,MAD Gaze也適用於其他情景。例如,該公司曾經與國際咖啡品牌Nespresso合作,示範如何以智能眼鏡協助前線銷售人員查詢存貨和掃描產品二維碼。

MAD Gaze成立之時,正值國際科網巨擘紛紛推出初代智能眼鏡。鄭說:“比起已經相當成熟的智能手機產品,智能眼鏡的軟硬體技術還有很大的改良空間。例如,初代眼鏡的鏡片難以在室外光線環境下投放清晰影像。這正好為我們早著先鞭的研究團隊提供了一個大展拳腳的機會。”為促進智能眼鏡的普及應用,MAD Gaze在2019年推出了輕型智能眼鏡系列GLOW。鄭解釋:“智能眼鏡一般需要內置獨立電池,導致重量大大增加。
 
雖然當今流行的虛擬實境(VR)遊戲眼鏡對重量沒有太大的要求,但由於不適用於現實環境,大都只能在固定位置及有限的虛擬遊戲時間內使用,一般配戴不會對頭部造成太大壓力。不同的是,擴增實境(AR)智能眼鏡能同時看到虛擬和現實環境,有望成為日常生活中長時間配戴的工具,所以當然是越輕巧越好。為此,我們決定捨棄獨立電池的設計,改以連接智能手機方式供電,成功把重量減至少於100克。同時,為配合不同視力用家的需要,我們的智能眼鏡全都預留了位置,以供加裝視力矯正鏡片。”

智能眼鏡應用程式
鄭文輝參考了智能手機軟件的商業模式,為其智能眼鏡系列設立了應用商城MAD Store,提供逾1200個自家研發及其他軟件工程師的應用程式供用家下載,令MAD Gaze的智能眼鏡不單能夠上網,傳送影音及文字資訊,以及識別用家手勢,並且可以透過藍牙和其他無線傳輸技術連接滑鼠、鍵盤或電競手掣等輸入裝置,進行AR網絡遊戲互動或文書工作,長遠可望逐步取代智能手機或個人電腦的部分功能。

捕捉未來黃金機會
憑藉不斷創新求變和努力尋求突破的信念,MAD Gaze近年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鄭說:“國際市場研究機構(IDC)的研究指出,在2020年第一季,MAD Gaze的全球智能眼鏡市場佔有率高達14.8%,比2019年同期上升超過一倍。疫情下,我們的業務增長勢頭持續強勁,1至9月業績同比增長了4倍,全年銷量可望達10萬副。
 
目前,多家國際科網巨擘都在密鑼緊鼓,準備在未來幾年推出更成熟的智能眼鏡產品。在這些國際知名品牌的推廣下,預料消費者將會更認識和接受智能眼鏡產品。屆時,智能眼鏡有望跟隨智能手機,由當初一個每年出貨量不足100萬副的小眾市場,躍升為一個逾10億副的龐大市場。藉著先發優勢和大眾化的價格定位,我們有信心與即將推出的各大品牌產品並駕齊驅。”現時,MAD Gaze已經與各大5G網絡服務供應商建立合作關係,共同推廣5G網絡應用,同時借助他們的實體店拓展線下零售◆

段 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