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堤岸花縣鄉親的一片心意

在華人懷舊物品徵集路途上,我們所遇到的街坊環境各異,富有的、平民的、當老師的、幹苦力的應有盡有。但無論處於某種地位,他們都有著共同的願望--希望自己的民族文化能夠薪火相傳。正因為這樣,“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才能順利地開展,並取得了可觀的成果。

鍾貴有(右)把收藏已久的華人證件與資料捐給陳列室。

鍾貴有(右)把收藏已久的華人證件與資料捐給陳列室。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玉欣公主街一條巷子內的鍾貴有(鍾桂)大叔今年已經76歲了,但每天早上仍然與老伴在巷頭擺賣華人傳統的早餐--炒粉麵、雲吞皮和蘿蔔糕。夫妻倆30多年來靠著這小本生意維持生活,把幾個小孩撫養成人。

雖然在勞動家庭中長大,所唸的書也不多,但鍾貴有對民族文化還是有著強烈的認同感和歸屬感。父母遺留下來的許多物品和老舊證件他都保存得很好。此前,一位街坊光顧他們家的早餐後留下了一份華文《西貢解放日報》,鍾貴有隨手翻開看看時,剛好當天有刊登陳列室徵集華人舊物品的啟事。在反復閱讀了好幾遍後,他決定給我們打電話並表示把家中尚保留的堤岸華人資料割愛相贈。這樣充滿正能量的來電雖然接了不少次,但每次同樣喜出望外,如獲至寶。

鍾貴有是堤岸的第二代華人,其父親鍾福平(鍾平)於1909年在廣東花縣(今為廣州花都區)出生,1929 年隨著大批同鄉下南洋的腳步到堤岸來謀生,後來與祖籍廣東三水的黃妹結婚。鍾貴有目前所住的地方昔日叫堤岸平民區,附近一帶的居民都是來自花縣,所以也有人戲稱那裡是堤岸的花縣,街坊多以織籮為生,此區規模僅次於白鐵街市附近的織籮邨。法屬時期那裡屬於堤岸的郊區,河涌四通八達,處處是綠油油的田野,而人們住的是茅寮屋。鍾貴有說,小時候每次發生火警是很可怕的,往往從白鐵街市燒到他們這邊來,因為家家戶戶都住茅寮屋,火焰隨風吹到哪裡那裡就遭殃。所以每次發生火災,距離數公里的民眾就趕緊收拾重要物品逃跑,不像現在馬路對面的房子起火了大家還前往看熱鬧。

鍾父在當年是一名普通的工人,鍾母在家相夫教子之餘以織籮幫補家計。鍾貴有與弟妹們放學回來也幫助母親織籮,一個竹籮工序繁多,小孩子僅做簡單的部分。那時候從事手工竹籮編織業的絕大多數是華人,在工業落後的年代裡,竹籮的用途甚廣,盛水果、放雞蛋、搬運工等都需要竹籮,生意火旺,織到多少都能賣出去。因為這是純手工的行業,效率也比較低,而且編織過程中一不小心就會弄傷手指,所以收入僅夠糊口。雖然家庭環境屬勞動階級,但鍾父對家鄉、對同鄉的公益活動還是盡一己之責。1954年,旅越花縣同鄉會發動建校運動時,本著同鄉的一份責任,同時也為了子孫後代的教育問題,鍾福平勒緊褲頭帶,向花縣公學(後期改為啟秀學校,今為第十一郡南圻起義高中學校)籌建委員會捐助500元,這張捐款收據其兒子還留到現在。國家落實革新開放政策後,他們也告別了這一行業。
堤岸花縣鄉親的一片心意 ảnh 1 鍾家1985年還從事手工竹籮編織業。
 
除了當年的捐款建校收據外,鍾貴有還保存父親留下的《旅越花縣同鄉會建校週年紀念特刊》。特刊內容全面反映花縣公學的建設過程,其中提及購地建校之事。該塊地皮是同鄉會幾經艱辛向同鄉殷商名流與熱心教育人士募集鉅資,並向湯堪先生情商作半價購來的,由林一屏、劉南邦、鄧建池、徐志成4位鄉親代為企名。集眾人之力量,花縣公學於1956年正式落成啟用,成了當地華人子弟(尤其是花縣鄉親子弟)接受民族文化教育的搖籃。鍾貴有成為最早入讀的第一批學生,他當年的學生證至今還留在身邊。在1968年新年的那場戰火中,附近許多平民區的房子遭火燒,街坊們獲花縣同鄉會安排到學校裡避難。無獨有偶,住在鍾貴有附近的一位祖籍花縣的街坊葉錦章先生之前也給我們捐贈《越南啟秀花縣學校創校十週年紀念特刊》,相比週年紀念的特刊,後者的內容已是桃李芬芳,成績纍纍了。

在法屬時期,鍾貴有一家還是華僑身份,他們都有“華僑登記證”,這些證件在他們加入越南籍後已經作廢,但鍾貴有一直收藏著。這些證件裡面的年份、發證單位等成為研究西堤華人變遷的重要信息。

“自己小心保管了大半個世紀的珍貴資料如今也要找懂得珍惜它的人來接管了,我今年年紀大了,健康每況愈下,近日還因為不小心扭傷了膝蓋。因此,當看到報紙上刊登徵集華人物品的啟事時,我決定把所有老證件、收據和其他資料捐贈出來,希望這些資料能夠得到傳承下去,讓祖籍花縣的後人瞭解自己祖輩的歷史故事和與堤岸這塊土地的因緣。”這是鍾貴有把上述提及的證件與資料捐贈給“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時吐  露的肺腑之言,令在場者無不為之動容◆
 
為豐富陳列室的內容,希望各界華人同胞積極捐贈物品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讓更多的華人懷舊物品得以保留和傳承。讀者如有相關物品  饋贈,請撥電0938638043 張先生代為接受。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