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動態

學者風範 文人風骨(中)

——老堤岸華人教授李文雄生平追溯

李文雄教授留下的65冊遺作堪稱越南文化的一項偉大工程,其中由他編著的西堤華人歷史記載和越華(華越)辭(字)典對後世影響深遠,是取之不竭的文化資源。然而,許多資料隨著時間的遠去而被封塵或消失,其外孫劉金鐘多年來一直為搶救外公的作品而努力奮鬥。

李文雄教授與妻子武氏芬1970年攝於堤岸振中越文學校三樓。

李文雄教授與妻子武氏芬1970年攝於堤岸振中越文學校三樓。

(續昨)
隨著華人在越南的不斷發展,華人對學習越文的需求漸大,黎玉柱在介紹語裡還說:“體察到了這個需求的地方,李文雄和崔瀟然兩先生加工編纂和出版這本《模範越華字典》。”而李文雄和崔瀟然在出版語裏寫道:“這本編纂了兩年和印刷歷時半載的《模範越華字典》終於在艱苦掙扎當中完成著一貫的期望,欣幸地面世了。”他們也說:“說到出版這本書的動機,純是基於我們的興趣和認定需要幹而幹的。我們生長在越南,平日受了當地語文的薰陶,一向都感覺到越語是一種富於音韻而饒有文藝的語言。它的磅礴偉大,很值得我們研究。”一個“越文王”和一個“法文王”在舊社會裏早已看出作為在越南生活和經營的華僑華人,有必要學好越文,以便融入當地社會。正因為這樣,1954年,他們精益求精,繼續聯手編著了《模範越華辭典》,而 李文雄本人往後也自己編著了《新編越華辭典》、《越華新辭典》、《華越聲韻字典》、《華越新辭典》等,許多於後期出版的越華或華越辭(字)典編者均參考了他的這些作品來編著。此外,他自己也編著了《金雲翹講評》、《西山與嘉隆》、《越南文法大全》、《越南文獻》、《越南文章摘艷》等,這一系列的作品主要是用華文與越文分析和探討越南文學,向華人介紹越南的古典文學和名著。對華文文學和越南華人社會研究同樣深感興趣的他,也出版了《中國文字學》、《越南大觀》、《龍齋詩集》、《西堤年鑒》(合著)等。

鑒於其於1955年對越南古代大詩豪阮攸(1765~1820年)所著之喃詩《金雲翹傳》進行越文翻譯和注解,加上編著了大量的越華、華越辭(字)典,李文雄之後得到教育部門鑒定而獲得了越文教授學位,也獲得了教授越文的資格。這張證書也為他日後進入大學院校任教和擔任振中越文中學校長,提供更有說服力的依據。

據老堤岸劉為安在其著作的散文集《堤岸今昔》中記述:20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堤岸知識界才開始認定越文越語是官方的文字語言。……李文雄教授有先見之明,便在堤岸梅山街(今為阮廌街)巴迫街市附近向鄉人黎文景租用房子開辦振中越文學校,1960年遷到位於第五郡第五坊陳俊凱街(前為阮橫德街)的寓所擴大教學規模,為各華校畢業出來的中學生教授越文課程,逐步提高華人子弟的越文程度。李文雄在舊社會裏對華人子弟學好越文所做出的貢獻可見一斑。

除了熱愛文學之外,李文雄對象棋也深感興趣。他小時候曾在堤岸穗城學校就讀,那時候已經是校內出名的棋手。後來回國唸書,1933年,年僅20歲的他參加鶴山縣崐東村棋賽便已奪得第一名。往後他更加用心研究弈棋之法,並得到廣州的高手指點,進步更快。回到越南後也在報紙上主編棋欄,倡辦棋賽,與葉逸蓮合編《越南象棋譜全集》,成績斐然。據說他的人生也在棋局中結束。那是1978年11月16日下午,李文雄與摯友黃一仲在後者位於和平街市附近的家中下棋時,因突發腦溢血而安然離世,享年65歲。

不惜工本尋找外公的故事
劉金鐘是在外祖父去世6年後才出生。他與外公雖素未謀面,也很少聽到家人提到外公的前塵往事,但他對民族文化的熱愛似乎得到了老人家的遺傳。

劉金鐘自小喜歡傳統文化,所以其母親說這小孩有著外祖父的“靈魂”。真正啟動他的“傳統文化細胞”是已故書畫家梁繼華,這是他的文學與書法啟蒙老師。受環境影響,他從小就養成了自立和內向的性格,在課餘時間獨個兒探索祖宗的文化,這與同齡孩子喜愛玩電子遊戲、看電視有所不同。那時候有關外祖父的作品和遺物早已被家人清理完,對老人家事蹟略知一二的他,有一次到第十一郡白鐵街市附近的舊書攤找尋舊書時,無意中看到了由李文雄與葉逸蓮於1937年合編的《越南象棋譜全集》和1972年出版的《越南文獻》,所以馬上買下,對外祖父的生平事蹟的求知欲從此得以打開。他開始知道外祖父的籍貫在哪裡,作品的數量,尤其是老人家對越華文學的貢獻令他引以為榮。此後他經常流連於第五郡陳仁宗街、富潤郡陳輝柳街、舊邑郡阮泰山街的舊書攤,並通過臉書和互聯網得悉哪裡有外祖父的舊書便節衣縮食存錢買回來,見到一些老前輩時總會追問外公的事蹟……經過家人與老前輩們的闡述,以及閱讀了搜集到的作品,他才真正讀懂外祖父對愛護民族文化的情結,自此也把外公視為自己的偶像◆ (明續)
 
為豐富陳列室的內容,希望各界華人同胞積極捐贈物品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成立計劃,讓更多的華人懷舊物品得以保留和傳承。讀者如有相關物品饋贈,請撥電0938638043 張先生代為接受。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