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意見

不獨親其親的年輕人

心疼無依無靠,生活貧乏,病痛纏身的孤獨老人要日曬雨淋到處去謀生,言德勝一直都想辦法來幫助,照料他們的起居飲食。

言德勝每月都向孤寡老人送錢,而且還買下他們的所有彩票。

言德勝每月都向孤寡老人送錢,而且還買下他們的所有彩票。

這位住在西區的年輕人今年30歲,並非是富家子弟。他不僅不富有,而且還經歷過饑寒交迫、寄人籬下的童年。也許正因如此而令他更加理解窮人的困苦。如今,德勝已畢業並在西區某藥品公司工作,收入也穩定。但他最富有的是仁愛之心。

言德勝生長於堅江省鵝奧縣,一個還有很多困難的農村地方。由於生活窮困,他們一家5口沒有地方居住,必須寄人籬下。每天,父親在河上捕魚,母親從早到晚圍著街市謀生,給德勝3兄弟供書教學。但這樣也不夠養家餬口,所以小時候,3兄弟都要依靠別人的輔助。德勝告知,就如數年前還上大學時,他必須穿別人的舊衣服以節省開支。

高中畢業後,德勝考上芹苴大學。由於曾經歷過窮苦日子,再加上年輕人的積極,所以在入學不久後,他便與朋友成立渴望俱樂部,呼籲更多同學捐贈舊衣服、食物以幫助窮人。

2012年他畢業了,繼而在某藥品公司工作。經過多次跟隨公司向貧困孤獨者贈醫施藥,目睹更多不幸的人的處境,他內心越感愧疚。從此開始,德勝決心想盡辦法幫助他們減少部分困境。

兩年前的春節,德勝與3名朋友走遍芹苴市的大街小巷以記下需要贈送禮品的窮人的名字和住處。其中,他們發現80歲的五伯胸部有一個未痊癒的手術傷口。由於年老體弱,五伯置之不理。看見老人家晚年疾病纏身,沒有人照顧,德勝嘗試呼籲朋友攜手幫助籌得了8000萬元給五伯治病。

從此以後,德勝更加注意到貧困孤獨老人,尤其是在街上艱苦地謀生的老人家。他每月撥出部分工資,再呼籲朋友成立一個基金以向約20名賣彩票的老人按月“發薪水”。

其中,83歲的吳氏橘婆婆雙眼失明,每天撐著拐杖到處賣彩票。問她知道是誰每月給錢嗎?橘婆婆說自己看不見,但聽到聲音便知道那人來派錢了。橘婆婆表示生活艱苦,幸好遇到這位陌生好心的年輕人,除了給錢之外,他還經常為橘婆婆買了全部彩票。

過去兩年來,每到月初,德勝便走遍各條大街小巷向每位老人家“發薪水”,而刮風下雨時,他自掏腰包買下了全部彩票,之後呼籲朋友支持購買。德勝告知,他視這些老人家猶如自己的公公、婆婆,看見他們孤獨、困苦,自己也很心酸。他每月向每人送出的30萬元雖然微不足道,但也可以幫助他們減輕部分困難。

得悉82歲的胡氏三婆婆正在破爛,沒有水電的茅屋生活,德勝便將三婆婆送到芹苴市孤獨長者療養中心去。然而,由於在親人確認手續方面還遇到羈絆,故中心仍未接收三婆婆。對此,德勝唯有尋找出租住房,給三婆婆一個安定的生活地方。久而久之,他再找來更多孤獨長者一起居住。這些長者將該處稱為“大家庭”。

不久前,“大家庭”已獲光饒建材店老闆杜氏饒贈送位於丐冷郡新富安置區的地皮。有了土地後,德勝便籌款興建寬敞的住房讓5位孤獨長者生活。當前,該處仍繼續接收無依無靠的長者。

在“大家庭”的何氏士婆婆告知,她以前在木船上生活,每天划船到處行乞,晚上靠在河邊睡覺,最苦的是刮風下雨時,飢寒交迫。士婆婆在“大家庭”已有半年時間,德勝一直都將他們視如親人,照顧得無微不至。

對於不能在“大家庭”生活的老人家,德勝募捐建房給他們居住。至今,他已募捐興建了15所窮人屋。他表示,這也稱不上是行善,因為自己根本沒有捐出什麼東西,其實都是向別人討回來再分發給窮人而已。雖然曾多次被誤會中傷,而且也曾想過放棄,但他最後也不忍心,要是放棄了,誰來照顧這些老人家呢?◆

阮 幸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