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慈善

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面臨不少羈絆

社保機關為外籍勞工、勞動能力衰退者等對象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事宜正面臨不少羈絆問題與不足之處,現有待各部、職能部門作出指引。

勞動者正在守德市社保機關等待辦理享一次性社保手續。

勞動者正在守德市社保機關等待辦理享一次性社保手續。

據2014年《社保法》規定,持有由越南權力機關簽發的勞動執照、執業證書或執業許可證等而來越工作的外籍勞工均獲按照我國政府規定參加強制性社保。與此同時,根據政府第143號《議定》規定,從今年1月1日起,外籍勞工開始繳納退休與撫恤基金,同時,獲享有退休、撫恤與一次性社保制度。然而,目前該對象的一次性社保解決工作正出現阻滯現象。
正等待指引《文本》

韓籍勞工Hwang Huyn Woong曾在本市福門縣一家包裝生產企業工作和從今年1月起參加社保。至今年7月,他申請辭職,並獲得公司勸喻他辦理手續,以享一次性社保制度。事後,他獲得社保機關指引辦理手續,除了社保簿、提議享一次性社保金申請書、離職《決定》之外,他還花了把護照翻譯成越文版費用和公證費用以附帶提交。然而,自從完善各項手續至今已兩個月,但他仍未獲解決一次性社保制度。Hwang Huyn Woong表示,按照規定,自從收到完善卷宗之日起5天內,社保機關有責任解決並向勞工支付社保金,對於不解決的場合就必須通過書面文本回答,並說明原因。然而,當我質問時,社保機關只用口頭回答我原因是向外籍勞工解決一次性社保事宜正暫停等待指引《文本》。

市社保機關副經理陳勇河表示,全市現有1萬4265名外籍勞工參加強制性社保,及有一部分人已提議享一次性社保金,但該機關已暫停接收卷宗,因未有指引《文本》。具體是,根據政府2018年《議定》第九條第七款的指引,外籍勞工的一次性社保金享有定額獲按照《社保法》第六十條第二款b項規定落實。據此,一次性社保金享有定額獲按照已繳納社保的年數來計算,而對從2014年之後繳納社保的平均月薪,每年為兩個月。如此,對於參加社保時間為12個月以下的外籍勞工尚未有任何根據來計算享有定額,故社保機關才未解決。按照規定,從年初起,外籍勞工才剛開始參加社保金、退休與撫恤金和獲享有一次性社保制度,故計算享有時間均處於12個月以下,意味著提議享有社保金的對象均正受阻礙。市社保機關已向越南社保機關匯報上述實況,越南社保機關也作出了《公文》上呈勞動與榮軍社會部,現仍正等待指引。

難以確定勞動能力衰退對象

根據《社保法》第六十條第一款c項的規定,正患上其中一例有生命危險的絕症疾病者,如:癌症、脊髓灰質、肝硬化腹水、麻風病、重症肺結核、感染HIV病毒轉至愛滋病階段和按照衛生部規定的其他疾病也屬於獲享有一次性社保制度的對象。可惜,按照市社保機關,為上述對象解決制度一事同樣受阻。

據市社保機關代表告知,在充分滿足《社保法》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獲解決一次性社保津貼條件的患有生命危險的絕症者當中,社保機關難以確定對於肺結核與癱瘓疾病,因沒有任何基礎以結論哪一病例獲視為嚴重肺結核,哪一癱瘓病例獲視為脊髓灰質炎病例。另一方面,根據衛生部2017年第五十六號《通知》第4條第2款規定,獲享有一次性社保金的疾病包括有勞動能力衰退的疾病或殘疾程度達從81%以上,不能自我控制或不能自我落實各項走動、穿衣服、個人衛生及為個人日常生活需求服務的其他事情而須要有他人看管、幫助、“一條龍”照顧。
 
然而,實際上衍生多個有繳納社保時間高達20年以上,而勞動能力被下降從81%以上,但在醫科鑑定委員會的結論書中則沒清楚說明“不能自我控制或不能自我落實各項走動、穿衣服、個人衛生及為個人日常生活需求服務的其他事情而須要有他人看管、幫助、“一條龍”照顧內容的場合,故社保機關無法解決,引致勞動者感到十分不滿。正因如此,市社保機關建議衛生部早日對絕症疾病方面制定更具體與明確的規定或頒行獲享有一次性社保制度的絕症疾病名冊;與勞動與榮軍社會部配合頒行有關勞動能力衰退的疾病或殘疾程度從81%以下若有要求時均獲享有一次性社保制度的總體規定。

授權之限制

根據《社保法》第十八條第六款規定,勞動者有權授權給其他人代領退休金與社保津貼。但上述規定正被部分對象利用,通過收集、抵押、買賣社保簿等許多極為精巧的不同方式以從社保基金牟利。為了防止上述情況出現,市社保機關建議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對於代領一次性社保津貼的授權場合,須制定具體獲授權次數和縮短授權期限最長為3個月。同時,審議補充定期資訊申報規定,讓通過授權形式管理享有者的個人資訊◆

梅芝 圖/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