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紡織品成衣業須革新生產技術

為確保今年出口額達280億美元的目標,我國紡織品成衣部門須保持增幅逾10%。然而,柬埔寨、孟加拉、馬來西亞等新興市場正在獲享投資、生產開支和稅率等優惠政策,所以我國紡織品成衣部門將難以保持上述增幅。
全自動紡織印花機將提高紡織品成衣部門的產量。
全自動紡織印花機將提高紡織品成衣部門的產量。
面臨挑戰
孟加拉、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尼日漸與世界紡織品成衣市場接軌,甚至若干國家的出口額還超出我國。去年,孟加拉的紡織品成衣業出口總額達340億美元,超過越南的228億美元。柬埔寨、印尼和馬來西亞的出口總額為150億美元左右,預估今年和明年將有長足進展。
對於我國企業於未來期間的競爭力與本地區各國相比,經濟專家們認為:我國已在出發點輸掉。在佔領我國紡織品成衣出口總額的約33%的美國傳統市場,我國紡織品成衣須繳納稅率為10%至12%。與此同時,柬埔寨、孟加拉和馬來西亞外銷美國市場的稅率為零。
西貢成衣股份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黎光雄表示:除了承受因稅率的成本壓力之外,國內企業還面對人工比本地區各國高2至3倍的狀況。未來期間,財政部預計將每公升汽油的環保稅調升8000元,油價上升將令其他入項開支遞增。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越南紡織品成衣協會副主席、越進成衣公司總經理阮廷長肯定:我國企業難以與本地區各國企業競爭,因為我國的生產技術落後和錄用太多勞工。由於後期投資,本地區各國的紡織品成衣部門技術、裝設備比我國現代化。在生產線的裁剪、縫紉等環節中,不少企業已運用自動化技術,只有商品細節複雜、技術要求高的少數環節才錄用勞工。與此同時,越南企業主要以人才取代機械,所以生產成本的競爭力薄弱。
革新以發展
在上述背景下,不少企業認為:若不革新生產模式,即減少加工和轉為FOB(採購原料,出售成品)、ODM(設計,生產和出售成品),將難以生存,但轉型方面並不簡單。長久以來,我國企業只集中加工和錄用大量勞工,所以利潤不高。去年,我國紡織品成衣部門的出口額雖達228億美元,但七成營收額屬於外國直接投資(FDI)企業。因此,國內企業的實際營收額(主要是加工)只約3000萬美元,這筆款項不夠於再投資現代技術。人工和生產開支遞增,我國商品外銷各國的稅率較高,那些是我國紡織品成衣部門難上加難的理由。過去4年,紡織品成衣部門的增幅連續下降。具體是:紡織品成衣部門於2014年的增幅達12%,至2015年是9%,至2016 年是5.6%。以上述不足之處,今年將難以達到增幅10%的目標。
豐富國際股份公司經理阮友黎德認為:我國須快速與本地區各國縮短距離,加速投資自動化技術,既提高自動化和減少人工,同時分析和掌握客戶喜愛,建立市場以投資開發產品。已到了紡織品成衣領域需求職能部門輔助的時候。目前,地方政府須對紡織投資企業消除造成環境污染的偏見,因為那是完成紡織品成衣部門原料供應鏈的重要環節。接下來是向可以引導市場的大企業集中輔助資金,建立生產鏈聯結基礎。最後是要促進成立時裝設計中心,讓企業主動生產和趕得上世界市場的時尚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