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對你也有那個意思

那天在趕圩的路上,癩子追上來拉住我說:“楊哥,你家左鄰的孫寡婦待人和善,又會持家,我板著指頭數了數,這大年一過,她就守寡八年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是呀!前幾年好多說親的,她一概拒絕,說獨自撫養兒子。今年她兒子都大學畢業了。”我問,“你怎麼會提起她呢?”

“自從我堂客去世後,我就一直想娶她。”癩子輕聲說:“你看能不能幫忙撮合一下。若成了,給楊哥你兩瓶高級酒,一條高檔煙,一個大紅包……”

我笑著說:“給我什麼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若娶她,你能給她什麼。”

癩子拍著胸脯說:“給她依靠,給她一個溫暖的家……”

“好,就衝你這句話,我一定把你的話帶到。”

隔天我去圩口對癩子說:“我問過孫寡婦了,她說有個叫禿子的大齡單身男也很愛她。這個禿子在一次撲山火中燒傷了腿,落下了殘疾,家裏的幾畝地都難得耕種。她要給他依靠,給他一個溫暖的家……”

“沒事,我理解。”癩子說,“楊哥,你轉告孫寡婦,叫她放心。我家有牛,也有犁耙,他們家種地有困難,我可以去幫忙,我會把禿子當親兄弟……”

三天後,癩子提著一隻土公雞,一籃土雞蛋特意找到我家,說:“楊哥,幫我把這些東西帶給孫寡婦吧。”

我問:“你這是想幹啥?”

“沒啥。你不是說禿子身體不好嗎?我家養的雞多。”癩子說,“這雞和蛋,讓孫寡婦燉給禿子吃,給他補補身子……”

“不用了。其實,根本沒有禿子這個人。”我推開癩子的手說,“對了,孫寡婦讓我轉告你,她對你也有那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