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與夢想

傅佩榮先生曾在《我的閱讀天地》一文中這樣寫到:“所有的習慣中,只有閱讀是無可非議的。閱讀使我們在人生行程中,看得深,想得遠,至少也增加了繁複多變的趣味,點化心靈的枯澀和窒礙。”他就把閱讀和人生緊密地聯繫了起來,讀來引人無限  遐思。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然而,我輩青年無論是年齡還是閱歷,無論是心智亦或者是從生活中所積累的經驗都尚不算豐盈,因此,若談人生就顯得有些輕浮而不知天高地厚;若談抱負與志向也難免顯得有幾分宏大和虛幻,如果退一步談談鄰近的念想和期待倒顯得真誠而貼近生活的原味。

確實如此,書籍,於鄉村有點類似於那村頭水尾的小廟小殿一樣,於一個大家庭而言就如同閣樓上太師壁前的神龕,看不見有太多的實惠,但心頭對它已是充滿虔誠和敬重。貧苦的年代,讀書就是小孩們走出大山的希望。對於一個孩童而言,既沒有大人們那樣健壯的身軀,也沒有驚人的體力,更沒有所擅長的一技之長,讀書則是一條最明智的選擇,既不用出勞力,也不需花多少成本,只需要跟隨著書中的文字,跟隨著前人的思維和方法一步步地學習,專心致志地投入其中,就能打開另一片天地。

其實,我小時候並沒有這麼多的體會和感觸,當時就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安安靜靜地把書讀好。後來才漸漸地意識到,讀書原來也不容易,每天要早早地起床,早早地整理書包。就像農人要下田種地一樣,我們在天色未亮就要趕赴另一個村子所在的村校。除了外在的環境的約束之外,讀書的質量和效果有時也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好。因為愛玩的天性,再加之所學內容的抽象和困惑,上課時難免盼望著下課,於是一節課中所掌握的東西實在有限。

但是,父母卻並沒有因為我的偷懶而責罵我。他們很樸質地說:“讀書不行,就回家種地。反正東邊的那幾畝田都是留給你的。”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在農村這似乎是一種默契,我竟然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於是勤奮地念書,而沒有任何抱怨。若說苦,父母才是最辛苦的,他們每天都辛苦地為家打拼,想到這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

讀書的10餘年中的的確確讓我增長了很多見識和智慧。如果問我讀書給我帶來的最本質的實惠是什麼?那一定就是心態的從容和處事的穩重。那個既沒有魁梧的身軀也沒有強壯的體力的我,終於,在書中找尋到了一份面對生活的信心。不過,有的時候當面臨著未知的困境,心頭也不免會有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感覺。於是,在時間的長廊中,我又靜靜地翻開書本,靜靜地給自己充電。

書海漫漫,讀是讀不完的。正如我們的人生會有無數個夢想和期待,在我們的生活裡也同樣會讀到不同的書籍,每一本書籍都有它獨特的價值,所謂存在即為合理。眼前那個正在捧書閱讀的你,請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善待手中的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