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抗疫旅程

乂安省演州全科醫院工作團團長胡文留醫生告知,共有31名醫護人員獲派到富潤郡隔離區協助治療工作。他們獲分成5個小組,在設有三個隔離區和一家收治新冠肺炎病例野戰醫院的富潤郡協助急救、治療、照顧新冠患者等工作。當工作團到達,富潤郡正步入疫情高峰期。但後來當地也成為快速並良好監控疫情的地方。至今,隔離區和治療區的病人已大大減少。
阿東與阿雲夫婦在表揚馳援本市抗疫醫護人員的儀式上。
阿東與阿雲夫婦在表揚馳援本市抗疫醫護人員的儀式上。
東-雲夫婦與乂安省演州全科醫院的29名醫護人員在富潤郡的最後工作日、也是在當地隔離區最後運行的一天。過去兩個月,他們一直在此參加抗疫。

黎晉東醫生(28歲)和阮氏雲護士(26歲)夫婦兩都參加抗疫,所以獲演州全科醫院醫療工作團笑稱為最幸福的抗疫者。
新婚夫婦一起抗疫
8月中旬,當本市處於疫情高峰階段,阿東和阿雲已登記參加馳援本市抗疫的工作團。去年結婚後,他們都在演州全科醫院工作,夫婦倆也少有遠遊的機會。馳援本市抗疫是他們一起渡過最長且最遠的行程。黎晉東醫生憶述:“當收到招募人員馳援胡志明市抗疫的通知,因怕家人擔心,我們倆都有點兒猶豫,但最後決定一起登記。身為醫護人員的我們照顧病人也是分內之事。哪裡需要的,我們就在那兒。”

8月中旬很難買到飛往胡志明市航班的機票,所以他們決定乘坐兩天客車來到胡志明市。到達後,只有一天安排住宿,然後來到富潤郡黎貴惇街3B的隔離區接受任務。過去60天,每天阿東與阿雲開始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搭乘從住宿地方(獲安排在第一郡某家旅館)開往隔離區的班車。兩人從早到晚都忙於照顧和治療新冠患者工作和輪流值夜班。穿著防護服的阿東直接給病人看病、做檢測、測量體溫。阿雲就負責其它工作。阿東自豪地說:“出發前,我們互相提醒要好好保護身體,避免陷入‘不戰而敗’的處境。夫婦倆及工作團各成員都認真做好防護,在整個治療過程中,無人感染病毒,也沒有人間斷自己的工作。”

阿東和阿雲在隔離區上班的最後一天來得較晚,他們也不再和往常般給病人看病、做檢測。在搭乘返鄉的航班之前,他們與工作團各他成員互相採樣檢測。阿雲表示:“離家已久,這次返鄉真的很開心。但也有點兒不捨因過去兩個月一直在此工作。等本市真正恢復常態,我們夫妻一定再訪,遊覽胡志明市各地。”
“特別”應急隊
在本市上班的最後一天也是演州全科醫院醫護人員工作團抵達本市後第一次“聚會”。工作團成員大部分是年輕幹部、醫生。因為都是年輕人,所以該團也是最熱情馳援本市抗疫的團隊。該團還調派兩輛救護車配合協助急救富潤郡新冠患者。兩名司機從乂安省開車到本市,近兩個月來不停地與疫情作戰。

工作團團長胡文留醫生表示:“當調派救護車到本市,我們沒有預先安排什麼。但抵達了目的地後,因病人太多,我們就成立一支包括兩個司機和兩名醫生參加急救工作的急救隊。”

兩名司機是阿煌(31歲)和阿著(49歲)獲稱為 “一級棒司機”,他們走遍富潤郡各條大街小巷以營救急救病人。阮文煌司機憶述:“在乂安省街道通暢,沒有本市街道交叉密佈。當初不熟路的我們只能靠Google Maps指引,遇到許多困難。但現在已經熟悉此地的道路了。”

提到過去兩個月時,應急隊隊長陳友奇醫生(28歲)表示終生難忘。因為每天整個應急隊須完成20至25個急救車次。陳友奇醫生告知:“整個團隊須在黎貴惇街3B的隔離區執勤,收到急救來電立即穿上防護服上車啟程。有時候尚未完成急救任務就收到另一個急救來電。車上一直放置4個氧氣瓶以急救呼吸困難病人。”

對陳醫生的急救隊來說,最困難的是將呼吸困難的新冠患者從一些小道、狹窄的走廊運到救護車。他說:“高峰時,大量民眾來電求救。在演州全科醫院急救室工作多年的我從未接受過這麼多的工作量和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