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弱勢兒童掃盲

整整20年來,一名退休女老師仍堅持為窮困、患病、孤苦無依的700名兒童掃盲而不收取分文酬金。那就是榮獲Kova獎項的阮氏黃娥老師(65歲,寓居永隆市永隆市第八坊)。
阮老師在給特殊班上課時一直笑得很燦爛。
阮老師在給特殊班上課時一直笑得很燦爛。
教書一輩子
畢業之後,阮老師在一個偏遠鄉村任教,然後轉到永隆市教書。除了在學校上課,她還在家為殘疾兒童開辦免費培訓班。一輩子從事教書工作,空閒時就照料年邁父母,所以她不嫁人。

整整20年來,充滿愛心的阮老師將所有心血投入在為沒有條件上學的數百名孤兒、殘疾、患有惡疾的兒童掃盲工作。平時這個特殊班都有20至30名學生就讀。上課時間由上午7時30分至10時,課餘時間是孩子們忙於謀生,掙錢幫補家計。

阮老師敘述:“當初,不少家長不信任,甚至有人說我的教學方法與眾不同,因為這樣的兒童怎麼讀書呢?”然而,她仍決心、全心全意地教導不幸學生們。不少次,阮老師必須熬夜備課、編纂教案以教導那些特殊的學生。

除了教導他們識字,阮老師還教他們自我照顧身體及其它有益的事情。為鼓勵學生上課,阮老師還從自己的退休金中抽出部分錢為學生購買餅乾、糖果、奶品和學習用具等。

阿貞(20歲,寓居永隆市第八坊)告知,此前她獲外婆送到阮老師那兒學習。但最近外婆體弱,病倒在床無法行走,所以她一邊賣彩票一邊到阮老師班學習。每天阿貞賣80至90張彩票,賺來的錢都交給外婆以購買藥物和幫補生活費。因家裡只有婆孫倆相依為命,除了賣彩票謀生之外,阿貞還照顧外婆,所以她沒有和往常般經常來上課。阿貞笑著說:“不能來上課使我十分難過,我想阮老師和朋友們。阮老師很疼愛我,我也很愛敬她。”

同樣的處境,阮隆全(寓居永隆市,賣彩票者)也獲親人送到阮老師這裡來學習。雖然已經34歲,但阿全性格和小孩子一樣,他喜歡吃糖果和玩一些童年的遊戲。阿全親人告知,因生活窮困所以從小阿全患有輕微精神病而沒錢醫治,更失去了上學的機會,得知阮老師的免費培訓班,他一直要求入讀。

每天跟孩子一起到阮老師培訓班的黎氏櫻桃家長(寓居永隆市隆湖縣)表示:“阮老師平易近人,盡心關照特殊處境的兒童。體會到老師的這份心意,多年來我把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小女兒送到阮老師那兒學習。任何人到來學習,阮老師都視為親人般對待。”
教到無力為止
坐在幾張殘舊的桌子旁,與我們交流的阮教師告知,於2018年獲得第十六次Kova獎美好生活項目的獎項使她覺得很驚訝。對阮老師來說,她的快樂不是遠近皆知、聞名天下的事,而是每天可以陪伴著不幸兒童。
為弱勢兒童掃盲 ảnh 1 阮氏黃娥老師的特殊班。
她說:“我希望自己健康以與不幸兒童同行,彌補他們生活中的缺憾。”

提到開辦特殊班的緣由和存在的困難時,阮老師憶述:“獲調派到永隆市朱文安小學任教後,工作了一段時間的我獲分工動員窮困處境兒童上學。在工作過程中,我有機會接近和了解不幸兒童的處境,從而每夜都為他們的困苦而覺得於心不忍。因為聾啞、雙目失明的兒童還有機會上學識字,那麼,這些窮困、智障、患有唐氏綜合症或不幸患上頑疾的兒童為什麼不得上學呢。他們需要來到一個有人憐憫、同情的地方。” 

有著這樣的想法,阮老師向永隆市教育與培訓廳、永隆市教育與培訓科、校委會等表示自己的願望。所幸的是,她的建議獲得各組織、部門以及個人的讚同和支持。不僅如此,她還獲得各機關提供順利條件渡過所有困難以維持培訓班。據此,阮老師的免費培訓班於1999-2000學年正式開學。當初,班上只有幾個學生,但好名遠揚,獲得大家的信任後,學生的人數逐漸增加。至今已有40名學生就讀,他們都有特殊的處境如智障、孤兒、感染愛滋病毒、患有輕微精神病等。據阮老師說:班上的每一個學生都有一個悲慘的處境。如患有愛滋病的梅英(11歲,寓居永隆市),她是從父母感染病毒的。父母雙亡,她跟外婆一起生活(患有糖尿病)。她外婆雙眼模糊但每天仍去撿廢料維持生計。

就教導他們的事而言已經十分艱難。阮老師告知,大部分學生都身有缺陷,智障,所以需要靈活採取不同的教學方法,而且授課者也要耐心。同時,需要用真情實感來打動學生們的心,讓他們理解和體會到。截至今日,阮老師的培訓班已教導逾700名特殊學生,她告知,將繼續教導孩子們到無力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