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法理框架 開發數字醫療數據

我國現仍缺乏用於在收集、開發、共用等的過程中保護醫療數據隱私的法理規定。
在大水鑊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
在大水鑊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
多位專家在傳播政策開發與研究院(IPS)同數字傳播協會(VDCA)和越南Oxfam組織配合在歐盟(EU)的贊助下舉行的“醫療領域數字化轉型和數據管理”研討會上指出:“若政府不盡快頒佈法理試行機制以幫助企業開發數字醫療數據庫,我國很可能會錯過為規模約達230億美元及人口正老齡化的市場實施數字化轉型的機會。”
必須數字化轉型
IPS告知,在疫情期間,因直接接觸受到限制,而使用在線診病應用程式的人數與疫情爆發之前相比劇增600%。民眾對遠程藥房應用程式也越來越熟悉。

IPS認為,越南充分具備促進數字醫療技術市場發展的潛在因素。因為越南人口正擁有適合於在醫療領域實施數字化轉型的人口特徵。越南是亞洲人口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衛生部的統計數據顯示,老年人的2018年診治病次數約為5700萬,佔全國診治病次數的34%。另一方面,越南已有物理基礎設施,具體是越南近一半人口擁有智慧手機,對電子付款和數字應用程式都很熟悉。

根據BMI的2019年第二季度統計數據,儘管潛力巨大,但越南的初創企業數量不到亞洲醫療技術領域4000多家初創企業總數的2%。與教育技術和金融技術市場上初創企業的熱鬧相比,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報告指出:“之所以發展未相稱於潛力,不是因為越南企業缺乏活力或技術能力薄弱,而是由衛生部門的‘封閉’情況所致,而重點是接近醫療數據-極為敏感及提高隱私性的數據的機會受到限制”。
建立法理框架
以便私營企業開發數據
IPS院長阮光同告知,越南的數字醫療數據既“封閉”又“分散”,因為沒有數字醫療數據建立和開發戰略。另外,現仍缺乏用於在收集、開發、共用等的過程中保護醫療數據隱私的法理規定。阮光同院長指出:“因缺乏共用數據的法理框架,而數字醫療數據才被關閉。數據關閉情況除了將會錯過開發醫療數字轉型帶來的價值的機會之外,還引致非法開發和買賣的趨勢。因此,需制定法理試行機制,以讓私營企業,尤其是初創企業共同體參加開發數據,從而提出克服上述數據漏洞的方案。”

從此,IPS建議衛生部建立數據中心,以接收診治病服務供應商,主要是公立醫院的數據。在刪除病人的個人可識別(不可識別)資訊後,該數據將成為可共用和開發的次級數據。阮光同院長告知,應該對如醫科研究、藥科、人壽保險等優先領域試行實施法理。接近數據的原則應該是對於所有企業確保平等與公開,無論是收費還是不收費,以避免一些系統、軟件建立承包商傾向於數據壟斷的情況。
保護個人數據隱私
對於對個人數據隱私保護的擔心,歐盟駐越南代表團代表羅切爾曼‧奧黛麗‧安妮告知,需特別注重數據管理工作以確保個人隱私。羅切爾曼‧奧黛麗‧安妮女士說,為了保護隱私,需公開、透明地法律化數據收集、開發和共用過程。 同時,法律還要確保向公民下放接近數據的權力。另外,很需要建立管理與監察的獨立機制,如同歐洲數據保護委員會模式◆
公共領域數據仍“分散”
新聞與傳播部所屬資訊安全局副局長阮仲堂認為,數據是數字化轉型過程的核心。我國的國家數字化轉型計劃由數字政府、數字經濟、數字社會組成,其中數據是這個三角形的中心和數據價值開發是核心。

我國公共領域的數據僅處於二級(分散級別),儘管具有數據,但位於多處,尚未標準化,也尚未連通。因此,下一個路線圖是升級到三級和四級,即實施標準化和做好管理。阮光同院長對此表示贊同,國家建立的醫療數據正處於二級末,其中許多富有潛力和價值高的數據庫,因此應該盡快實施標準化和互聯互通,長期以後邁向在確保數據安全的基礎上共用和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