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民有裨益就義不容辭

多年來,這些街區民運幹部已幫助不少誤入歧途的人從良、獲得就業機會以及融入新生活。透過每天有裨益的工作,他們更融會貫通胡伯伯的教誨:民運工作者要大腦思考、眼睛觀察、耳朵聽聞、腿動、口說、手動…
馬氏丹鳳(左)探訪有親人改過自身的家庭。
馬氏丹鳳(左)探訪有親人改過自身的家庭。
誤入歧途者的“橋樑”
中午接到電話後,第十郡第一坊第一街區第十四街坊組組長阮氏紅好便匆匆忙忙騎上自行車出門。多年來,她不知已多少次這樣匆促地出門了。幾分鐘後,站在阿雲家門前,好姨已聽到裡面傳來抽噎聲。阿雲邊啜泣邊說:“老公喝酒回來後就破口大罵,對我拳打腳踢。我已經努力改過自身了,但非常困難。”對此,好姨輕言細語勸解、安撫阿雲。一個多小時後,阿雲已冷靜下來,臉上恢復了笑容。

不僅作為組長,好姨還兼任婦女會、街區陣線、陽光社會工作中心合作員的工作,所以多年來已為不少誤入歧途、愛滋病、被家暴的女性提供輔助,獲得就業機會,重返正途。好姨透露,剛接觸這份工作時,很多人都要求好姨不要打擾他們。但自己看見他們正往堵路走,要是可以有一條新路,他們會變好的,所以自己為何不幫忙呢。本著20多年從事團體工作,有廣闊的人際關係,當地也有一個花市,於是好姨便發揮橋樑作用,以讓婦女們重新融入社會,獲得工作和收入。如果有人需要資金來做小生意,好姨也出面介紹貸款。因此,很多婦女有了穩定的生活。

在第四郡第九坊第二街區,每次看見57歲的馬氏丹鳳時,不管老人或小朋友都親切和她打招呼。因為街坊對這位個子矮小,經常上門探訪、給予輔助的女子再熟悉不過了。很多家庭的子女坐牢、吸毒,被人們疏遠,但鳳姨仍對他們伸出援助之手。她告知,與街坊一起生活,她理解這些家庭的痛苦和恥辱,他們封閉自己。要是大家不敞開心扉來鼓勵、接受他們,他們如何度過呢。而當其親人回來時,他們一家要如何重新融入生活?因此,鳳姨便動員街坊們攜手幫助這些家庭融入社會。
憑藉一名母親的愛心,每次有人改過回來時,鳳姨都親自與他們見面以瞭解其願望。他們大部分都希望大家不要疏遠,把他們再視為罪犯了,以讓自己有動力開始新生活。他們有的希望進修手藝,有本錢做生意,消除案底等。當瞭解到他們的願望後,鳳姨便設法給予輔助。

鳳姨以及街坊最高興的是看到曾誤入歧途的人逐漸變好。就如阿俊(化名)的情況,因販毒而接受法律制裁。刑滿回來後,鳳姨已勸喻、幫助貸款以讓其妻開咖啡店。如今,除了每天幫助妻子打理生意外,阿俊還從事“摩的”增加收入。對鳳姨來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由於融會貫通胡伯伯的教誨:民運幹部要說話容易理解、容易入耳,要以身作則,不能有個人主義。她一直都以胡伯伯的平易榜樣來運用到自己每天的工作上。
人民同意就一切好辦
不僅輔助婦女重新融入社會,而幾乎所有街坊的困難都有好姨出面解決。從喪事、疾病、關照孤獨老人、小朋友的學業、申請醫保、心臟手術等,只要有人遇到困難,好姨都義不容辭。街坊們經常開玩笑說,如果修建巷道,好姨要出最多錢,因為她在這條巷往返最多的。但好姨卻表示自己只是充當橋樑將各方連在一起而已,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對大家有好處的,而且只需花小小時間就可以辦到,為何不樂意去做呢?好姨最開心的是有的小朋友看見她時喊一聲“好媽”,因為以前,好姨在半夜送他們的母親到醫院分娩,或有的孩子由於得到好姨協助做心臟手術,如今長大後有了工作奉養父母。

提到自己的“多管閒事”,第一郡濱藝坊第六街區陣線工作委員會主任阮氏清認為,只要有一顆為人之心就會辦得到的。雖然今年已70歲,但清姨仍與婦女幹部、都市秩序力量上街重整街道秩序。這份工作看上去很容易,但要做得好就必須緊貼跟進,瞭解每個小販的困難和願望。從而想辦法說服他們到新的經營地點,或貸款轉換行業。誰都需要一個穩定的生活,要是地方政府的做法具說服力,他們會聽從的。

儘管年事已高,但清姨在解決民眾問題的工作上非常靈敏。看見有人求助時,她會伸出援手。甚至用自己的退休金來幫助有親人患重病的小販。在清姨的觀念中,民運工作最困難的是接近人民,幫助人民瞭解政策和主張。一旦人民同意了,一切都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