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覓胡伯伯足跡之旅

在1911年6月5日,剛滿21歲的愛國青年阮必成開始出國尋找救國之路。阮必成以“文波”名字乘搭拉圖什‧特雷維爾(Latouche Tréville)號商船離開了祖國,開始半工半讀和深入了解實踐的勞動生活,一步步地參與他曾經走過的地方工人和勞動人民的鬥爭。胡伯伯30年四處奔波、歷盡辛苦,給越南民族換取了正確的救國之路,將越南發展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統一並走向社會主義的國家。
1911年6月5日,愛國青年阮必成以別名和水手身份登上了拉圖什·特雷維爾號商船,離開了芽龍港以前往歐洲、非洲、美洲等地,開始尋找救國之路。
1911年6月5日,愛國青年阮必成以別名和水手身份登上了拉圖什·特雷維爾號商船,離開了芽龍港以前往歐洲、非洲、美洲等地,開始尋找救國之路。
1911年6月5日那一天不僅是一個人生的標誌,還成為了整個民族歷史的重要轉折點。當時阮必成尚未意識到他自己擔當多麼重大的歷史任務,歷史也不知不覺地從那個時刻起將此神聖的使命交給了這位年輕人。胡伯伯選擇了西貢(現為胡志明市)作為出國出發點,後來許多研究者解釋,因為當時西貢是南圻門戶,這裡有許多經營法國-印支航線的大規模船舶公司,從此處前去法國尤為方便。與當時的越南其他地方相比,這也是一塊較為自由之地。

市國立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前校長武文森表示,當時西貢是法屬印支地區最重要的商貿門戶。20世紀初處於鼎盛時期的西貢是遠東地區第八大貿易港口,是印支75%的出口商品通往世界之門。

法國是阮必成在救國之路過程中所選擇的第一個國家。這也是阮必成小時候的一個巨大問號:“我13歲左右的時候首次聽到與法國相關的自由、平等、博愛3個詞,就很想接觸到法國的文明和了解這些詞的真正意思。”阮必成想了解法國的事實,了解正在統治越南的法國殖民主義。這是一個正確的方向,充份體現了阮必成在思想和行動上的敏銳與特殊的創造性。

1919年1月18日,巴黎和會在凡爾賽宮(Versailles)正式開幕。包括法國在內的27個戰勝國齊聚一堂,討論分享利益,建立世界新秩序一事。1919年6月,阮愛國在凡爾賽宮會議上提出了越南民族8項要求的建議書。此建議書體現了越南人民的願望和對國內外越南人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名為阮愛國的一位越南人充滿勇氣地向國際社會提出越南政治問題,為越南提出正當和切實的基本權利要求。這是越南人民爭取民族獨立鬥爭的積極信號,阮愛國從此在反抗法國殖民主義鬥爭中開始實現越南民族先鋒戰士的使命。一名法國特務員曾感嘆地說:“這個瘦小但充滿活力的越南青年可能將是使我們對東洋地區統治告終的人。”
重覓胡伯伯足跡之旅 ảnh 1 愛國青年阮愛國(胡志明主席在法國從事革命活動時的名字)於1920年12月出席法國社會黨第十八次大會,阮愛國贊成列寧發表關於民族與殖民地問題的文章,贊成成立法國共產黨,他成為法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也是越南的第一位共產黨人。
大約在1917年底,阮必成從英國重返法國參加越僑運動和法國工人運動等活動,同時真正參與鬥爭,融入了廣大群眾的鬥爭大運動。他參加了政治、文化、社會、科學、藝術等多方面的活動,加入了包括法國社會黨在內的許多組織。阮愛國細讀了列寧於1920年6月曾寫的《民族和殖民地問題綱領初稿》著作,法國社會黨言論機構--《人道報》於1920年7月16-17日刊登了此著作。自從出國尋找救國之路至找到民族解放道路的漫長過程中,阮愛國以非凡的毅力、創新的精神經歷了10年時間的勞動、學習和鬥爭。愛國主義覺悟者阮愛國接觸了列寧主義,阮愛國找到的民族解放道路是列寧革命學說所提到的革命道路。阮愛國從列寧主義論綱找到包括越南革命在內的民族解放革命運動的方向和基本路線,其為阮愛國堅定不移走向列寧所選擇的革命道路奠定了思想基礎。 1960年,胡伯伯在《引我走到列寧主義之路》文章中寫道:“列寧的綱領讓我非常感動,多麼興奮,多麼清晰和自信!我高興得甚至哭了起來。我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大聲喊著,如同在民眾面前般喊著:飽受痛苦折磨的同胞們!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這就是我們解脫之路!”

越南革命歷史從此結束了不明方向的時期,阮愛國所堅持的列寧主義獲視為照亮越南革命走向勝利的指南針。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史文件館(RGASPI)還保存了許多關於胡志明主席在俄羅斯的珍貴文件。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蘇聯駐德國領事於1923年6月17日以“ChenVang”之名第一次入境俄羅斯的簽證和當胡伯伯作為法國代表團成員出席於1924年在莫斯科舉行的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時,發給他老人家的164號代表證。胡志明主席抵達俄羅斯,可以說是一個歷史性事件,成為他老人家革命生涯乃至越南革命事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胡志明研究所所長、遠東國家歷史系主任弗拉迪米爾‧科洛托夫(Vladimir Kolotov)表示,來俄羅斯的目的首先是胡志明主席想鞏固革命學說,即馬克思列寧主義、黨建、幹部培訓,以及奪取政權、進行革命、總起義和執政後治理國家的最重要時期。科洛托夫指出,從這裡開始,胡伯伯為越南共產黨建立了世世代代的忠誠共產黨員,將共產主義思想帶入民心,讓它開花結果,讓革命取得成功。歷史選擇了胡伯伯來到蘇俄,不僅為越南民族解放革命指明了方向,更是為了陪伴著越南民族走向繁榮的道路。

剛滿21歲的阮必成在111年前從芽龍港離開、出國尋找救國之路,滿腔熱血和偉大抱負,“為我同胞爭取自由,為我祖國爭取獨立,這是我所有的願望,所有的理解”。30年奔波尋找解放民族之路後,胡伯伯回到了祖國,直接領導越南革命,帶領越南人民越過重重困難和挑戰、走向勝利,贏得了像今天這樣的光榮。

回顧1911年6月5日的重大歷史事件,黃志寶教授強調,胡志明主席出國以尋找新思想、新理念。他老人家的創新思維到目前仍保留著原有的價值。事實證明,越南要想快速、可持續發展,就必須融入世界,走向全球化之路,吸收人類精華。胡伯伯一直是民族與共產和諧共處的典範。正因如此,可以看出胡志明思想在我們當今時代的永存價值。

經過多年從事革命活動,年紀輕輕的阮必成蛻變成為阮愛國,再成為胡志明主席。從一個出國尋找救國之路成為整個民族的引路人。他老人家出國尋找救國之路是越南民族走向光明,是實現獨立、自主並逐步與五洲強國媲美的旅程。這一旅程具有巨大的革命意義,展現出一個永存價值和偉大人格--胡志明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