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資金給生產行業

中央經濟管理研究院所屬宏觀經濟委員會主任阮英陽(見圖)就為2017年宏觀經濟準備的計劃提意見時表示,越南應嚴陣以待應對今年世界和地區經濟的複雜多變。
圖為中央經濟管理研究院所屬宏觀經濟委員會主任阮英陽。(資料圖來源:互聯網)
圖為中央經濟管理研究院所屬宏觀經濟委員會主任阮英陽。(資料圖來源:互聯網)
記者(●):2017年宏觀經濟局面有許多亮點,但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率卻未達到預期的目標。請問,經濟體系正發生什麼問題?
宏觀經濟委員會主任阮英陽(▲):最大和最重要的原因是各經濟活動的附加值呈下降的趨向。在貿易領域,今年第一季出口額增長率達15.1%,但進口額增長率卻高達24.9%。這意味著,推動出口額增長的進口額增幅很高,因此,出口給經濟體系作出的貢獻不大。
其次的原因來自國家管理工作。過去期間,不以環境換取經濟的思維給投資項目批准、開展活動帶來很大的影響。投資項目落實開支、時間因此增加。從此,在經濟增長方面,投資項目帶來的利益不如以前那麼多。與此同時,現仍未有代替動力。
慎重是必要的,但應有用來取代的機制、動力,如:創造更多機會,吸引私營經濟成份參加,促進高附加值的項目等。
●新成立的企業數量高增,但為何仍不能補貼短缺?
▲這一問題的起因來自財政收支活動。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季度財政收入增速過快,而財政支出增率僅達2.7%,導致財政收入增率達逾15%。其中,非國營企業帶來的收入是最高的。
第一季度費用和手續費上漲了66%。儘管所佔的比重較小,但以那麼大的漲幅,企業將難以發展,須投資利潤大,但風險度高的行業或投向投機性行業以補貼。現仍缺乏鼓勵企業持續發展促進GDP增長的重要基礎之一的機制。
特別,從企業的成立和停業速度的角度來看,很有可能企業一成立,就離開市場,因為受不了那麼高的稅額和費用。這認定未得到證實,但也不是沒有可能。我們正就費用、手續費與企業的活動之間聯繫進行研究,以有更明確的看法。但儘管如何,企業都需要更安全和更低廉的經營環境。
●企業也需要更容易地接近貸款政策是嗎?
▲今年第一季信貸增長率4.03%,高於從2014年至2016 年各年同期,我不認為仍有放寬信貸的餘地。目前最重要的是對各自行業採取符合的信貸機制,限制信貸流向投機性投資,集中於生產行業。
實際上,投機性投資儘管風險度高,但利潤大,因此貸款者接受高貸款利率。這實況導致利率平面被抬高,影響其他生產行業。後果,各行業均發展,但共同結果卻不如意。
在資源有限的背景下,不能推動各個行業一律發展,應該對各自行業、領域採取符合的機制。
●總的而言,如何促進今年GDP增長?
▲今年世界和國內經濟複雜多變,因此很難提出促進GDP 增長的計劃。《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未來仍未確定,其他融入國際經濟的框架仍正得到力爭實施。越南仍未體現對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的準備,包括內在力量準備。在缺乏融入所致的壓力的背景下,國內體制能力改善的緩慢和效果不彰更明顯。
越南須嚴陣以待應對2017 年世界與地區經濟的波動。須更透徹地認定可能影響投資資金和國內物價的國際市場所致的風險。應該在須調整若干商品、服務價格的背景下認定對通脹的壓力,不要創造應對世界市場物價波動的餘地。
我們認為,目前不是過於關注促進增長的時段,須創造條件,讓經濟數年來可持續  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