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工作耗資大

舊邑郡阮文魁街雨後受淹。
舊邑郡阮文魁街雨後受淹。
仍有22條幹線受淹?

最近在記者發佈會上,市建設廳技術基礎設施管理中心經理武文疊告知,自年初至今,本市大面積出現降雨,其中有3場大雨導致22條幹線受淹。在路面四分之一的位置,受淹深度自0.1米至0.3米。 


建設廳代表評價,與之前相比,本市治水工作已經取得振奮的效果。在5年期間展開2016-2020年階段減少水淹計劃,本市36條受淹的主幹線中已排除了25條,達既定目標的69%。幾年前,雨量達113.3毫米,本市許多幹線受淹(2008 年是126條幹線),水退時間緩慢(延長4至6個小時)。目前,本市已經完成多個防淹項目,

受淹地點、時間和深度一律大減,尤其是在中心區域。具體是,在22條受淹幹線,受淹時間已縮短僅有15至40分鐘。然而,建設廳的統計數據只統計主幹線。該單位仍未統計各郡、縣的街巷。值得注意的是,據技術基礎設施管理中心表示,在5年期間,本市治水的最低投資經費為7960億元(2016年),最多的是今年約2萬222億元。按公私合營模式(PPP)投資的治水項目為9萬927億元,二期階段改善水環境項目為9萬024億元。總共在2016-2020年階段治水投資總經費為25萬9980億元,相當於10億美元,但仍未徹底解決水淹問題,每當下雨就受淹,令民眾十分不滿。

市建設廳技術基礎設施管理中心經理武文疊解釋,本市受淹的原因是,第一,都市化速度太快,排水基礎設施跟不上。第二,持續時間短,但雨量多的極端天氣頻發。然而技術基礎設施系統包括排水工作在內投資已久,到現在無法滿足排水需求。降雨量大使排水系統超負荷。此外,民眾亂丟垃圾也讓排水系統受阻,各條河涌水流不通暢。他告知:“值得注意的是,各條位於重要位置的河涌被霸佔使水流嚴重受阻。許多地方已經獲合法化,可清拆補償工作由各郡、縣人委會負責,但進度十分緩慢。”
未徹底解決受淹問題
至於平盛郡阮友景街受淹問題,武文疊經理表示:“降雨時受淹深度為0.3米,雨停後15分鐘水就退。目前,為增強排水能力,這條幹線正使用功率為2萬7000立方米至9萬6000立方米的泵水機。同時正施工維修、整飭阮友景街排水基礎設施項目。”

然而,談到此項目完成之後,阮友景街是否可以徹底解決受淹問題,不必使用“超級”泵水機,武文疊經理回答:“我認為,項目完成之後,這條幹線就不再受淹了。然而,如果附近其他幹線仍保持原來高度,可能路邊居民區仍會受淹。”阮友景街排水系統維修、整飭之後,我們獲責成繼續跟進、評價此項目的防淹效果,再匯報市人委會。如果阮友景街不再受淹,就不使用防淹泵水機。如果未能解決及周邊區域還受淹,就繼續使用智能泵水機。

不僅阮友景街,今年獲期望及規模最大 的防淹項目是由中南有限責任公司為投資商,投資經費達10萬億元。預計項目於今年底    竣工,但仍無法肯定“是否能終止本市受淹  問題?” 

投資商代表解釋:該項目所屬第1547號規劃,主要任務是防潮,輔助排水。如果此前潮水達1.5至1.7米,本市就會變成澤國,項目投入運營之後可以防潮至3米。然而,如果按第752號規劃完善排水系統的其他成份項目尚未完成,各排水系統、河涌不獲疏濬,那麼擋潮閘也無法有效運作。

市國立大學自然科學大學阮春銓博士認為:“面對天災,人類務必通過結合多種方法來防範,但要遵守適應、適宜原則,而不可與其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