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次

層次,本來是解釋為條理,次序,亦可延伸為比如境界,水準,例如,在同一棟大廈,有人住在第二層樓,有人住在第二十層樓。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住第二十層樓的人所看到的風景和住在第二層樓的人自然有差別,但是無論第二十層樓的人怎樣描述他所看到的遠景,第二層樓的人是無法理解的,因為他看不到那麼遠。

有時候我們看見兩個人在為一個問題爭拗了很長時間,還是得不出結果,為什麼?無他的,彼此的觀念層次不同而已。

又例如,一個大學生和小學生,小學生只會加減乘除的算法,而那個大學生卻不斷向他講解微積分,小學生表示聽不明白,他繼續分析,那是微分與積分的合稱啊,小學生還是表示未聽過有這名稱,大學生開始不耐煩了,大聲說,在要了解微積分之前,你要了解函數和極限……

這更糟,爭議到最後只弄成不歡而散,得不到什麼結果。所以,當要討論任何問題時,必須注意對方的層次高低,如果比自己低,就無謂多費唇舌了,如果層次比自己高,就當謙卑下來接受對方的意見。

有一次,孔子的學生子貢,接待一位來訪的客人,兩人閒聊起來。

客人問子貢“你知道一年有多少季?”

子貢回答:“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

客人卻不同意,說:“不,一年只有 三季。”

兩人便爭議起來。這時孔子剛好從屋內出來,他們便立即向孔子求證。

孔子不言,抬頭看了看客人,道:“一年有三季。”

客人一聽,簡直樂翻天,高高興興地走了。

子貢不服氣,問孔子:“老師,一年明明有四季,您為什麼說有三季?”

孔子捋著了鬍子笑道:“你仔細想想,蚱蜢不是全身綠色的麼?因為牠出生於春天,牠的生命很短,秋天一到,牠便死去。那麼,牠怎麼知道一年之中還有冬天呢?”

子貢聽了,恍然大悟,怪不得老師認同客人的說法。

這就是層次。蚱蜢從未經歷過冬天, 人類就算說破嘴皮,蚱蜢還是不肯承認有 冬天。

大詩人王爾德也說過:“和一個人辯論他不了解的東西是徒然,人與人之間,認知若不在一個層次上,你對他多說也是枉然,解釋點到就好。”

不錯,儒子,要“可“教才能教。”

說話,還是要說給懂的人聽才有意義。“增廣賢文”亦有一名句:

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