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三名科學家分享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綜合報導,越南時間4日下午,202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被授予科學家阿蘭‧阿斯佩,約翰‧法蘭西斯‧克勞澤和安東‧塞林格,以表彰他們“用糾纏光子進行的實驗,建立了貝爾不等式的違反,並開創了量子資訊科學”。

法國科學家阿蘭‧阿斯佩、美國科學家約翰‧法蘭西斯‧克勞澤和奧地利科學家安東‧塞林格(左起)獲得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圖:諾貝爾官網)

法國科學家阿蘭‧阿斯佩、美國科學家約翰‧法蘭西斯‧克勞澤和奧地利科學家安東‧塞林格(左起)獲得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圖:諾貝爾官網)

 
據諾貝爾官網介紹,阿蘭‧阿斯佩1947年出生於法國,約翰‧法蘭西斯‧克勞澤1942年出生於美國,安東‧塞林格1945年出生於奧地利。這三位科學家使用糾纏量子態進行了開創性的實驗,在糾纏量子態中,即使兩個粒子分離,他們也表現得像一個單獨的單元。他們的研究結果為基於量子資訊的新技術掃清了道路。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他們的工作為量子技術的新時代奠定了基礎。
 
“越來越明顯的是,一種新的量子技術正在出現。我們可以看到,獲獎者對糾纏態的研究非常重要,甚至超越了解釋量子力學的基本問題,”諾貝爾物理學獎委員會主席安德斯‧伊爾貝克說。此外,今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獎金為1000萬瑞典克朗,由獲獎者平分。今年夏天,全球多地受到熱浪侵襲,印度遭遇122年以來的“最熱4月”,高溫之下,法國、德國等地也經歷了乾旱和野火的考驗。而在2021年,全球極端天氣更是頻發。這一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也首次被授予氣候物理學家,突顯了科學界對全球變暖的重視。事實上,科學家們早在19世紀上半葉就提出了“溫室效應”的概念,但長期以來,關於全球變暖和溫室氣體之間的關係,一直缺乏明確的定量分析。

202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氣候物理學家真鍋淑郎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領導了地球氣候物理模型的開發,展示了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的增加如何導致地球表面溫度升高。約10年後,另一位獲獎者哈塞爾曼創建了一個將天氣和氣候聯繫在一起的模型,從而回答了為什麼在天氣多變且混亂的情況下氣候模型仍然可靠的問題。

地球氣候正是一個至關重要的複雜系統,因其隨機性和無序性令人難以理解,但獲獎者的成果,為我們帶來了描述和預測他們長期行為的新方法,也為“了解地球氣候以及人類如何影響他”打下了基礎。

自1901年首次頒獎至202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已頒發了115次,總共出現過219位獲獎者,但是,有一個人曾兩度獲此獎項。他就是物理學家約翰‧巴丁。1956年,約翰‧巴丁和沃爾特‧布拉頓、威廉‧肖克利因為對半導體的研究,以及發現電晶體效應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1972年,他與萊昂‧庫珀和約翰‧施里弗因低溫超導理論(BCS理論,該理論以三人姓氏首字母組成)獲獎。更重要的是,巴丁參與發明的點接觸式電晶體成了人類打開電晶體大門的第一把鑰匙。此後,微電子革命席捲全球。

今天,電晶體不僅出現在計算器、收音機等簡單的電器產品中,手機、平板、電腦裏等現代人生活的“必需品”中也有他的身影。此外,作為電子資訊系統最基礎的器件,電晶體還被廣泛地應用在航空航太、深地深海探索、量子計算等科學研究中。稱他“改變了整個現代社會”也不為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