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朝今年第四次射彈道導彈

綜合報導,朝鮮17日從平壤發射2枚彈道導彈後,韓軍分析認為此舉很大程度上意在提高連射能力和命中精度。

1月14日在首爾火車站, 市民們正在觀看有關朝鮮射彈的新聞節目。(圖:互聯網)

1月14日在首爾火車站, 市民們正在觀看有關朝鮮射彈的新聞節目。(圖:互聯網)

據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聯參)探測,朝軍當天上午8時50分和54分許在平壤順安機場一帶朝著東北部海域發射2枚疑似近程彈道導彈的飛行器。軍方提前察覺到朝方發射導彈的跡象並做好應對準備。值得一提的是,朝鮮所射2枚導彈的發射時間差為4分鐘,較14日發射2枚朝版“伊斯坎德爾”(KN-23)導彈的11分明顯縮短。韓軍研判朝鮮此次發射的導彈射程約為380公里,飛行高度達到42千米,最大飛行速度5馬赫,射程、射高、射速都與14日所射導彈類似。軍方還研判此次發射很可能動用了導彈發射車。
 
朝軍擁有連射能力的導彈有KN-23近程彈道導彈、KN-24朝版“伊斯坎德爾導彈”、KN-25超大型多管火箭炮。韓軍部分意見認為,考慮到朝鮮上週發射了KN-23 導彈,此次發射KN-25或KN-24的可能性更大。KN-25的口徑為600毫米級,若從平壤發射,打擊範圍覆蓋忠清南道雞籠台的韓國陸海空三軍總部,若從靠近停戰線的黃海道發射,射程覆蓋廣尚南道星州郡的駐韓美軍“薩德”基地。這是一種在飛行末段略有“水平滑翔二次爬坡”特點的近程武器。連射速度越快,留給韓軍的反應時間就越短。

據悉,此次導彈試射瞄準的是位於咸鏡北道吉州郡舞水端里近海的一座無人島,和14日從平安北道義州的火車上發射的2枚“KN-23”近程導彈的靶標相同。平壤順安機場與靶標的直線距離在370到400公里之間。部分觀點還指出,不排除朝鮮此次發射朝版“陸軍戰術導彈”(ATACMS)的可能性。該導彈由裝有2根發射管的履帶式或輪式車輛進行機動發射,潛伏在隧道和叢林中的發射車駛出開闊地發射後,快速轉移到隱蔽地點。朝鮮上一次在平壤順安機場發射彈道導彈是2017年8月發射“火星-12”型中程彈道導彈。韓國國防安全論壇資深研究員申鐘宇指出,從順安機場發射導彈的轟鳴聲和飛行軌跡會被平壤居民發現,此舉可能有立威維穩、管束內部的意圖。

據韓聯社報導,在朝鮮今年第四次發射彈道導彈的17日,韓美日三國的朝核問題代表就應對之策進行了三邊電話磋商。韓國外交部韓半島和平交涉本部長魯圭悳、美國國務院對朝政策特別代表星‧金、日本外務省亞大局局長船越健裕當天就對朝鮮發射的近程彈道導彈的分析結果交換了意見。三方決定密切注視朝方的新動向,繼續為維護韓半島和平與儘早重啟對話而密切協作。據觀測,韓美日三國對朝代表可能分析了朝鮮連日武力示威的意圖及其對半島局勢的影響,並就管控風險的合作方案進行了協調。

朝鮮去年底召開的勞動黨全會對新年外交政策隻字未提,但本月5日起的12天裡先後進行4次導彈發射活動。朝鮮5日和11日發射導彈後,韓美、韓日分別進行了雙邊電話磋商,14日發射後的第二天,韓美外長也通了電話。

韓軍聯合參謀本部17日表示,朝鮮向日本海發射了飛行物。日本政府發佈消息稱,朝方發射了可能是彈道導彈的物體。據海上保安廳稱,該飛行物可能已經落下。

日本外相林芳正17日在外務省向媒體表示:“詳細情況正在分析中,對朝鮮接連發射深表遺憾。”首相岸田文雄已向政府下達三點指示,要求向國民提供確切信息、確認船舶與飛機等的安全、應對突發事態。日本防衛相岸信夫向媒體稱是2枚彈道導彈。據分析接連發射可能是為了提升導彈技術及加強內部團結。雖然朝方未直接提及,但意圖或在於制衡表現出強化制裁動向的美國拜登政府。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7日在自民黨兩院議員總會上稱“深感遺憾,已提出強烈抗議”。他強調“我們必須切實推進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為首的安保討論”。官房長官松野博一17日在記者會上表示:“這是對我國、地區以及國際社會和平與安全的威脅,予以強烈譴責。”針對17日的發射,美軍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發表聲明譴責朝鮮“違法開發武器”◆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