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瑞典生物學家獲諾貝爾醫學獎

綜合報導,當地時間10月3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卡洛琳醫學院,諾貝爾獎委員會總秘書長湯瑪斯‧佩爾曼宣佈,202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斯萬特‧帕博,以表彰他在“關於已滅絕人類基因組和人類進化的發現”方面的貢獻。

瑞典科學家斯萬特‧帕博獲得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圖:AFP)

瑞典科學家斯萬特‧帕博獲得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圖:AFP)

 
翻開歷經百年的頒獎書篇,不難發現,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不僅記載了科學家們在生理學、遺傳學等領域的孜孜鑽研,更訴說著人類與病毒的不懈鬥爭。也正因這些堅持和突破,“生命之燈”得以熠熠生輝。據諾貝爾獎官網介紹,遺傳學家斯萬特‧帕博於1955年4月20日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他將獲得1000萬瑞典克朗的獎金。
 
另據報導,諾貝爾獎委員會稱,帕博在對第一個尼安德特人基因組進行測序並發現智人與尼安德特人雜交時,“完成了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這一重大發現的證據在2010年首次出現,此前帕博開創了從尼安德特人骨骼中提取、排序和分析古代DNA的方法。由於他的工作,科學家可以將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組與今天活著的人類的基因記錄進行比較。他還轟動性地發現了一個以前不為人知的人種-丹尼索瓦人。

“人類一直對其起源感到好奇。我們從哪裡來,我們與那些在我們之前的人有什麼關係?是什麼使我們,智人,與其他人類不同?”諾貝爾獎委員會的頒獎聲明寫到。根據頒獎聲明介紹,帕博還發現,在大約7萬年前從非洲遷出後,基因從現已滅絕的人種轉移到智人身上。這種古老的基因流向當今的人類,在今天具有生理上的意義,例如影響我們的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帕博的開創性研究催生了一門全新的科學學科:古基因組學。通過揭示區分所有現存人種和已滅絕人種的基因差異,他的發現為探索什麼使我們成為獨特的人類提供了基礎。”聲明說。

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於1901年首次頒發。截至2021年,累計頒發了112次,共有224人獲獎,12名女性獲獎。由於每年諾獎都要經過層層篩選,獲獎自然並非易事。迄今沒有人多次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而年紀最大的得主佩頓勞斯,於1996年獲獎時已達87歲。他因發現了病毒在某些癌症中所扮演的角色而獲獎。再加上,有些研究成果還需要接受同行和時間的驗證,而這往往耗費數十年。在這過程中,有的科學家或許還未等到諾獎“青睞”,就已抱憾而終。

2011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就難掩幾許遺憾。因為獲獎者拉爾夫斯坦曼恰巧在獲獎名單揭曉的3天前逝世。斯坦曼長期患有胰腺癌,曾利用以樹突細胞為基礎的免疫療法,使得他自己的壽命有所延長。一般來說,諾獎不會授予已故人士。但諾貝爾基金會董事會對相關法規進行審查後得出結論稱,宣佈獲得者時,並不知道斯坦曼已逝世,為此決定保留其獲獎資格。

按照慣例,諾貝爾獎得主名單會在每年10月上旬公佈,隨後在12月10日諾貝爾逝世紀念日舉辦頒獎晚宴。由於疫情,2020年至2021年未舉辦授獎儀式,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將補辦。因此,2020和2021年諾貝爾獎得主將與2022年最新一屆得主共同參加12月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的頒獎儀式和晚宴◆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