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美通過丹麥監視默克爾等歐洲高官

綜合報導,丹麥媒體近日一項調查顯示,美國情報機構通過丹麥的電子監控系統對其最親密的一些歐洲盟友進行監視,其中就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世界報》報導,人們常說,在情報工作中沒有友誼。包括法國在內,美國的一些歐洲盟友正在經歷這種情況。

德總理默克爾(左)和施斯泰因邁爾是NSA監聽目標。(圖源:Getty Images)

德總理默克爾(左)和施斯泰因邁爾是NSA監聽目標。(圖源:Getty Images)

5月30日,丹麥國家廣播電視台(DR)稱,一份內部報告顯示,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利用與丹麥對外情報部門的情報共享協議,在2012年與2014年間通過丹麥海底電信電纜竊聽系統對其歐洲的一些知名政治家進行了監視。除了DR,瑞典電視台(SVT)、挪威廣播公司(NRK)、法國《世界報》、德國《南德意志報》和德國NDR以及WDR廣播電台也參與了此次調查。各國媒體團隊發現,監視目標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分別於2009年和2013年落選的兩位總理候選人:現任德國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和社民黨重要人物佩爾‧施泰因布呂克。除此之外,法國、瑞典、挪威等盟國領導人和高層政客也被直接監視,但暫無法確定具體名字。
 
據DR報導,這份名為“鄧哈默行動”,長達15頁的內部調查最早開始於2013年,由丹麥國防情報局(DDIS)完成。當時,斯諾登洩密事件揭示了NSA的工作方式,於是該部門希望瞭解NSA是如何利用丹麥的設備攔截情報的。報告的結論是明確的:NSA利用其與丹麥的夥伴關係監視盟國,使哥本哈根,也許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成為監視工作的同謀。

鑒於法國政客也是監視目標,《世界報》聯繫了法國政府希望其能夠做出進一步評論,但愛麗舍宮和法國外交部都沒有作出回應。“如果這是真實的,它們顯然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已經向有關夥伴說明了這一點。”一位法國政府高級官員說:“我們已經要求他們做出解釋,並保證這些做法已經停止。”他補充說:“這些問題非常敏感,會通過適當的渠道來處理。”德國總理府表示已經得知這一消息,但也拒絕評論;施泰因邁爾表示“不知道或不記得自己曾被丹麥特工部門監視過”;施泰因布呂克稱這是一樁“醜聞”,好像並不對此表示驚訝;瑞典和挪威的國防部長均表示會認真對待這一情況,並稱已要求丹麥方面做出解釋。

這不是NSA第一次被控對盟國領導人進行監視活動。2013年,斯諾登的檔已經顯示默克爾被美國駐柏林大使館監視。2014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曾承諾,不再針對默克爾從事間諜活動。《世界報》稱,現在看來,她顯然不止在歐洲的一處地方被監視著。

此次報告再次披露了情報界最秘密的部分:各部門間的夥伴關係。大約十年前,NSA和DDIS之間的夥伴關係得到了加強,並在丹麥本土建立了一個大規模攔截海底電纜數據的系統。因為德國和瑞典等許多國家的互聯網海底光纜登陸站都設在丹麥境內,所以丹麥可以追蹤這些國家的任何數據。

在丹麥,因為這種合作關係被曝光,DDIS的全體領導層於2020年8月被停職,其即將成為駐柏林大使的前負責人被召回。然而,丹麥沒有將調查結果報告給任何歐盟盟友,其與NSA的合作關係也在繼續。

瑞典國防大臣胡爾特奎斯特5月30日晚回應美國通過丹麥監聽盟國領導人一事時說,瑞典無法接受親密盟友之間如此監聽行為,這是一個“原則問題”。胡爾特奎斯特當晚對瑞典電視台說,瑞典在得知此事後,立即聯繫了丹麥,並與德國、法國和美國進行接洽,瑞典需要瞭解有關此事的“全面信息”。該事件是對瑞典“政治人物的間諜活動”。瑞典外交大臣林德5月31日對瑞典電視台表示,她將持續關注此事,瑞典政府“目前的首要任務是弄清楚監聽事件究竟發生了什麼”。瑞典國會議員霍爾姆對監聽事件予以嚴厲批評。他5月31日在接受瑞典電視台專訪時表示,監聽事件“太離譜,令人非常生氣”。他說:“我們需要知道是誰在什麼時間以何種方式被監聽,發生這樣的事情令人感到震驚,感覺像回到冷戰時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