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美國社會的分裂與迷茫

自本月5日美國司法部長宣佈廢除有關移  民特赦的“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計劃”(DACA)以來,由此引發的社會爭議持續不斷,支持者與反對者嚴重對立,令觀察者擔憂美國社會圍繞移民問題的民意撕裂進一步擴大。

美國民眾持續抗議廢除“追夢計劃”。

美國民眾持續抗議廢除“追夢計劃”。

根據白宮隨後發佈的聲明,雖然現有的DACA計劃受益者中的大部分在明年3月5日之前並不會受影響,但美國政府將不再接受任何來自無證移民的新申請。國會方面則有6個月時間來考慮適當的立法解決辦法。該決定意味著,DACA這個與幾十萬在美非法移民息息相關的“追夢計劃”,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優先”口號下很可能壽終正寢。
 
何為“追夢計劃”

2012年,時任總統奧巴馬繞開國會以總統行政令形式推動實施“追夢計劃”。該計劃允許部分非法移民在被遣返之前可以在美國境內擁有兩年的合法工作時間。申請“追夢計劃”的非法移民應具備的條件有:1是抵達美國時年齡在16歲以下;2是在2007年6月15日之前抵達美國並在此後持續居住美國境內;3是截至2012年6月15日,年齡在31週歲以下;4是已經上高中或高中畢業,或從軍隊榮譽退伍者;5是無重大犯罪記錄。

2014年11月,奧巴馬試圖擴大“追夢計劃”受益者範圍,推出升級版的DAPA計劃,希望使370萬在美非法移民獲益,從而幫助總數達到45%的 非法移民獲得在美國的合法居住和工作權。不過,DAPA計劃最終因遭到26個州的反對而   甘休。

早在競選時,特朗普就承諾上任後將立即廢除“追夢計劃”。但他在入主白宮後遲遲未行動,使共和黨內部的移民強硬派失去耐心。以德克薩斯州為首的十多個州的共和黨人此前稱,若特朗普不在9月5日前終止執行“追夢計劃”,將向聯邦政府發起訴訟。“最後通牒”到來前,特朗普政府遂決定廢除“追夢計劃”。

塞申斯日前表示,“追夢計劃”是行政部門“違憲行使職權”,不僅使美國西南邊境無陪伴未成年人數量激增,造成可怕的人道主義後果,同時因為將工作機會給了非法移民,使得成千上萬美國公民失業。
特朗普的心思“不難懂”
特朗普廢除“追夢計劃”的動機很明顯,是為其選票考慮。奧巴馬推出的“追夢計劃”,實際上動了美國下層民眾的乳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經濟持續低迷,就業形勢嚴峻。
 
而作為“追夢計劃”受益者的新移民,勤奮且不挑剔工作,在廣闊的農場、工廠勞作,苦活髒活累活都幹,甚至不在乎有無保險。在美國農場主和資本家眼中,這些廉價勞動力太划算了顯然,“追夢計劃”給美國下層民眾帶來了巨大競爭壓力。奧巴馬能在2009年上台以及2013年連任,美國有色人種和拉丁裔新移民的選票是不可忽視的關鍵因素。由於“追夢計劃”受益者多為拉丁裔,“追夢計劃”也曾被指責是別有用心。

而特朗普之所以能夠上台,很大程度上則是利用了美國中下層白人對包括“追夢計劃”在內的奧巴馬移民政策的強烈不滿。2016年總統競選中,特朗普始終堅持要將非法移民趕回家,聲稱要修隔離牆把墨西哥人擋在牆外。可以說,是美國中下層白人把特朗普“推進了白宮”。特朗普廢止“追夢計劃”,一方面是投桃報李,回饋選民支持;另一方面則是著眼2018年的中期選舉甚至2020年的競選連任。
 
此外,由於“追夢計劃”是奧巴馬的重要政治遺產,而以“逢奧必反”形象示人的特朗普邁出這一步也並不太讓人意外。對幾十萬“追夢計劃”內的年輕非法移民而言,現在只能寄望於美國國會儘快拿出各方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讓他們能繼續留在從小生活的地方,否則,他們就將面對“夢碎美國”的結局。

對向來以“大熔爐”著稱的美國而言,這是否會成為一個節點,引爆多年來圍繞移民問題蓄積的民意對立和社會分裂,人們拭目以待◆ 

(據互聯網)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