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輔業

赴日實習生不應太重視工資

實習生赴日本就業時不應該重視收入多少,而要確定赴日目的是充實知識與提高職業技能,讓自己擁有精湛的技藝。

輸出勞工前須做好培訓工作,是阻止勞工 潛逃的最有效方法。

輸出勞工前須做好培訓工作,是阻止勞工 潛逃的最有效方法。

近日來,勞動與榮軍社會部所屬境外勞工管理局連續警報,並指出有若干實習生潛逃的公司名稱。這些公司被日本的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反映,並禁止輸出勞工赴日工作。疫情爆發導致勞工接收工作受阻礙,兩國正在緊密配合解決時卻發生了上述問題。

理由極多
通過社交網並得到一名友人介紹,筆者已聯繫阮明順(26歲,現是日本愛知省的實習生),以便了解其逃跑的原因。他以農業實習生制度赴日本工作,具體是打理與收穫網紋瓜。他告知,當初諮詢的月薪約3000萬元,若有加班的收入將達3500萬至4000萬元。然而,他到日本後就失望了,住宿條件太差,人又多,衛生也不好,工資就不像諮詢方所說的。

他表示:“我從上午一直工作到晚上只賺到2800萬元,扣除了生活費後只剩下一半。為了到日本工作,我要向輸出公司與仲介公司繳納近2億5000萬元。這是我父母以高利貸借款的。”

他的工作似乎沒有加班,因為網紋瓜是按照定期打理與收穫。加上常在農膜棚裡工作十分悶熱,影響其健康,僱主雖對待他很不錯,但沒有增加收入的可能。3個月前,一名友人介紹他到距離當地約3個小時車程的某食品加工公司工作。新工作的收入與此前一樣,但勞工獲加班與免費膳食,於是他決定 “跳槽”。

另一個場合是裴文長(23歲,在日本埼玉市工作)。他是按照機器行業實習生制度赴日。出國前,他想像自己工作的公司規模很大,但到日本工作後,就十分失望,因為這只是家庭式的小機器廠,共有4名正式勞工與6名實習生。

他說:“工作很無聊,廠主很嚴苛,稍微遲到就被扣工資或要打掃車間。月薪約3000萬元,但生活費昂貴,故我沒有剩餘。我正在一家專安裝汽車零件的公司試工,收入比原來的工作單位高一點,而且他們不要求證件,相當輕鬆。”

必須篩選
同塔省就業勞務中心所屬勞工輸出科科長陳氏玉愛表示,問題關鍵在於勞工。若他們出國前獲詳細選擇,同時受規範的培訓,潛逃比例將很低或沒有。陳氏玉愛科長強調:“同塔省有74%勞工赴日工作,但5年多以來,我們未收到任何潛逃場合的反映。因為我們謹慎挑選和審定每個場合。該省也對想出國工作的勞工落實輔助政策,其中有優惠貸款的政策,所以他們可以放心工作與學習。特別是,培訓也極其重要,從教學語言到文化知識,甚至是日本法律或其他習俗差別等,這是勞工赴日前要掌握的知識。此外,謹慎挑選日本合作夥伴、統籌單位,為勞工選擇最佳工作崗位,從收入到住宿與生活條件。”

Kokoro有限責任公司(越日醫療連結)經理、事業成功的越僑林惠透露,越南年輕人赴日留學、實習生或工程師都想為將來的事業把握機會。林惠經理又說,日本人的工作環境、組織方式專業化,工作調度、現代技術達標準和很有紀律,這是值得學習的機會。因此,實習生來到日本時不應該重視賺到多少工資的問題,須充實知識與鍛煉職業技能,甚至擁有精湛技藝。這樣實習生就不會“無紀律”而潛逃,或因工資而 “跳槽”。

林惠經理表示:“我在日本已久,故知道有很多實習生赴日的目的是要長久居留。他們沒有想到各個國家的法律都十分嚴格,也沒有任何國家會允許不合法的外國人居留。然而,日本雖是很包容的國家,但對多次違規的場合也會嚴管並懲處。任何違背勞動合同的潛逃者都沒有美好的結局。大家一定要記住,尊重自己的簽名就是尊重自己的事業。”◆

江  南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