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侵權懲處力度不足

《西貢三小姐》新片剛上映就被某臉書用戶在網上違規直播一事呈現侵犯版權現象日益頻繁,但懲處工作並未徹底。

《西貢三小姐》中的一幕。

《西貢三小姐》中的一幕。

影片侵權頻發
日前,導演-演員吳青雲和發行商-BHD公司代表前往巴地-頭頓省公安機關舉報《西貢三小姐》一片在當地電影院上映就被違規直播在臉書上的侵權行徑。經過查明確認,違規者是現年19歲、寓居頭頓市的阮文城(化名)。這並不是國內電影作品第一次被公然在電影院內盜播的侵權場合。今年4月份,《女友未滿18歲》在芹苴省CGV電影院首播時,已被某名女觀眾違規直播上網。另外,吳青雲導演製作的《沁感:未講的故事》在6月份於本市第七郡某電影院上映時,同樣被一名女觀眾違規直播。

許多電影作品也被侵權,違規在網上播放。例如:之前《堤岸風雲》儘管未正式上映,但該片長達60分鐘的HD完整版已在多個電影網站“亮相”。其他如《先跑再說》、《56公分腰圍》、《末路雷霆》、《浮生》、《當年男神》、《明天再算2》、《X超人》、《跳出今日》、《愛》、《美人計》等電影也同樣被盜錄盜播,讓製作商和劇組感到十分不滿。

CGV發行經理阮黃海告知,電影院對違規行徑的處理方案只有刪除盜錄的影片檔,立違規備忘錄,因為法律沒有規定,所以無法作出任何懲罰,或把違規者交給公安機關。BHD電影院和其他電影發行商也是如此處理盜錄行徑。之所以不能申訴或要求賠償,是因為臉書用戶直播影片只是為了吸引其他網友點讚,並不是用於經營目的。阮黃海經理透露,歷來曾經被最重處罰的場合是某人把在電影院盜錄的影片登載上收費電影網站以牟取利潤,事後他被公安部門罰款數千萬元。

道歉便沒事
許多意見認為,我國對文學藝術版權違規行徑的懲處力度不足,只停留於提醒、警告和事後道歉便沒事,所以不能起到懲戒作用。

今年4月份,丁功達藝人舉報他的《螞蟻群》作品被盜版,而且在越南美術協會設於河內市吳權街16號的展覽室公開展示。在接到此反映後,越南美術協會只要求展商把盜版作品收起,事後並沒追究任何責任。對此,越南美術協會主席陳慶章解釋,由於是某私人畫廊租用協會的場地來舉辦展覽,所以該協會沒有權干預或審視所要展示的作品。

在國家鑑定協會結論從歐洲回來的17幀畫作是假畫後,成章畫家在去年8月便就已故畫家謝蒂的《抽象》被假冒一事向9個職能機關提出申訴,已故畫家謝蒂的女兒也向法庭提告武春鐘收藏家(上述17幀畫作的持有人)。然而經過多方努力,所有申訴或提告最後都沒獲處理,而該17幀畫作也獲交還給收藏家,此事便“不了了之”。過去期間,河內市的一些假畫、偽作申訴事件也只是被“手下留情”處理,因為不得不考慮到各方之間的友好關係!

今年8月份,多家出版社提告Yeah 1 Network網站侵犯旗下數碼書籍的版權。但Yeah 1 Network只是公開道歉和刪除網站上的侵權作品就當是平息此事◆
 
侵權行為可能被罰款3億元
根據2015年《刑事法》關於版權侵犯罪名的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沒經過作者、版權持有者的同意而擅自作出以下侵權行徑,包括:a/複製作品、盜錄影音檔,b/公開發佈作品複製本、盜錄的影音檔等,並從中收取由5000萬至3億元以下利益,或造成作者、版權持有者損失由1億至5億元以下,或違規貨品價值達5000萬元至5億元以下等場合,將被罰款5000 萬元至3億元,或交由地方政府管制至3年。

露西‧阮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