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致力實現片場夢想

一直以來,片場的問題都是十分迫切,但因為多年來經常反覆地被提及而令它變成正常不過,“電影片場夢想仍然只是一個夢想”。因此,電影人不得不接受與夢想一起“共存”,尋找一條根據現實轉身的路。

CineV Studio按現代化投資,達到各個劇組 的要求。

CineV Studio按現代化投資,達到各個劇組 的要求。

面面受困

劇集《母親的夢想》中超過一半的場景是在芽皮縣逾2000平方米寬的片場拍攝,由製片人杜光明親自構思和製作。這也是難得作出大投資的電視劇,儘管如製片人杜光明所說,若使用給佈景投資的成本來搭建片場肯定是不夠的。杜光明表示:“有一個好的片場來拍戲是我一直醞釀的夢想,但仍未能實現,這次我願意作出投資,因為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最好的佈景給攝影導演來  發揮。”

3年前,網劇《仁愛醫院》有65%的室內場景也在YA Film的2000平方米片場CineV Studio精心拍攝。這可能是兩部罕見在場景問題上已找到合理出路的片子。其餘的,對於大多數電影、電視劇、網絡劇或情景喜劇來說,這始終是一個難題。

據製片人丁海英透露,因為電視劇的預算往往很低,為了場景,攝製組不得不到遠地拍攝。然而,即使轉移到外省,對佈景方面更有利,但據製片人阮香(越南電影股份公司)指出,這也並不簡單。到省外拍片的成本會增加,所以每一分錢要精打細算,確保不虧損。例如,像過去的賀歲片《不售的房子》,導演黃俊強的原本場景是位於前江省鵝貢市的一個房子。但在準備拍攝期間,該房子已進行裝修,與原狀不一樣了,讓劇組非常頭疼。

對於舊社會背景的影視劇,場景一向是個難題。導演朱善告知,在製作《緣分》時,由於新冠疫情複雜多變,不能到遠地,所以他和劇組不得不嘗試尋找有江河和田野影子的地方拍攝,以突出南部西區的風情。而專門製作童話劇的導演郭科南也表示,童話劇在佈景方面十分艱難,他們要到古芝縣或同奈省仁澤縣等還原始,尤其是沒有任何電線桿、電線的地方拍攝。因此,交通費和食宿費已佔了不少成本。

雖然是全國最大的影視市場,但片場仍然是胡志明市電影人頭疼的問題。CineV Studio執行經理黎氏喬兒表示:“市場對拍攝場景的需求非常高。因此,許多閒置的房子變成了電影界的著名片場。拍戲的時候,只要說A小姐或B先生的房子,劇組就知道了,但全部都是暫時的。至於其他片場,主要是利用舞台或室內佈景。據悉,這些房子場景每天的租金從300萬到500萬元,但也有很多不便之處,尤其是有人居住的房子,想要改變或佈置房子裡的任何東西,他們必須征詢房東許可。

正當國家投資的片場項目還只是提案時,各民營單位已更加積極參與了。據黎氏喬兒經理透露,CineV Studio片場目前擁有一個面積為 2000平方米的小型攝影棚,具有完整工作室和室內場景,適合中型規模的拍攝項目。此外,還有一個約5公頃(5萬平方米)的大型攝影棚,具有各個分區(原始森林、老房子、廢棄房子、街道、公園……),佈景豐富,可以同時為5個劇組拍攝室內和外景。

製片人杜光明表示,他正在與胡志明市附近的地方合作,建設一個具有大型戶外場景的古裝片場。土地當然是一個必要的因素,但為了讓片場的夢想成為現實,需要一個有相關經驗和知識的團隊。對此,黎氏喬兒經理也表示,人力資源對於CineV Studio來說是一個難題,因為實際上,在片場領域的人才培訓方面還存在差距。

其他國家的實踐已證明,片場投資需要大量資金,但並非沒有帶來效益。按照黎氏喬兒經理分享的方法,本著公司專門從事電影製作的優勢,當有項目時,CineV Studio會在電影中取部分場景製作費來進行佈景。如果出現短缺,他們接受填補,但作為回報,將搭建佈景來出租。每個項目結束後,公司都再有一個出租的拍攝點。實際上,在完成《仁愛醫院》後,加上良好的宣傳效果,從片場獲得的收入增長超過了預期。在因新冠疫情關閉近兩年後,這個片場現在又開始有效利用,儘管仍處於填補虧損期◆

文 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