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

將鄉愁化作音符

音樂是一種奇妙的東西,猶如一股清泉悄悄流過,留給你的卻是滿夏天的清爽。有些人用它來療傷,有些人用來安慰那煩躁的心,有些人用來感受生命的樂趣,有些人用它來作為感情的寄託。昔日,在堤岸有一群當廚師的潮州老鄉茶餘飯後在一起彈奏,自娛娛人以慰鄉愁,從而形成了一個古樂團。

陳漢瑜主席(中)與林 財副主席(左)代表潮群古樂業團向“西堤 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老樂器。

陳漢瑜主席(中)與林 財副主席(左)代表潮群古樂業團向“西堤 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老樂器。

第五郡第十坊的潘輝諸街,老堤岸都習慣稱為“清心巷”,在這條直通“海皮”的小街上,14D號是潮群古樂業團的會址。在這座舊式的房子內有一個玻璃櫥窗櫃,裏面掛著一件件古老的樂器,還有牆壁上的碑記以及許多紀念品……這一切都在散發著陣陣古樸的韻味。
 
據潮群古樂業團碑記上的內容介紹,該業團成立於1945年,從成立初期至1962年取名為潮群職業聯合工會,原址是在第八郡優隆街上。顧名思義,這是一個潮裔華人的組織,也從該團最初的名稱來看,這不是一個藝術類型的組織,它是一個職業聯合組織,是一個同鄉的福利組織。
 
但潮群為何會從職業組織轉變為古樂業團呢?按照現任主席陳漢瑜介紹,以前有一群來自唐山的廚師會員,有空的時候喜歡到業團來演奏潮樂,自娛娛人。他們都是來自唐山的第一代華人,彼此為了謀生才飄洋過海到堤岸來。離家的孩子特別想家,所以他們也以家鄉的音符來紓解思鄉之愁。他們那股鄉愁我是感同身受的,曾經離家在異國他鄉學習的我,每當窗外飄起毛毛小雨或陣陣寒風吹來時,那種孤寂是何等的難過。那時候,宿舍內的一名留學生又反覆地播著《黃昏》的歌曲,淒美的歌詞、煽情的歌聲使遊子倍感思鄉,霎那間把我帶進了故鄉的懷抱中。上述唐山來的潮州阿叔從自發性聚在一起彈奏故鄉韻調而慢慢組成一個工公會,這個組織主要從事公益活動,類似一個行業的協會,而入會者需要繳會費,但也有一定的福利,所以才取名潮群職業聯合工會,由於以古樂為活動亮點,所以至1962年更名為潮群古樂業團,這樣更為貼切。
 
陳漢瑜主席也說,該業團目前有300多位會員登記入會,每人登記入會時需繳交250萬元的入會費,之後每個月繳3萬元會費,而權利是當父母或夫妻去世時獲得業團派出大鑼鼓隊前往致祭。此活動模式可以說是從成立初期到現在一直得以維持,最初還有古樂一起致祭。據碑記所介紹,為擴展會務,1970年第四屆管委會購買目前的會址作長久發展之用,經一年施工於1971年7月18日建成3層的樓房,巍峨壯觀。竣工之後,因為未能及時刻碑感謝捐款鄉親,而第五、六屆管委會任期內,陸續得到許多顧問、團員補充捐款,除去建址經費,餘額捐贈六邑醫院(今為安平醫院)作經費、捐建義安學校課室一間和義安會館重修經費等。
 
該業團目前尚保存一批老樂器,但那些老樂工逝世後越來越少人會使用這些傳統樂器,致使該業團的古樂活動日漸收縮,到現在可以說是後繼無人,僅剩大鑼鼓活動;玻璃櫥窗櫃內的古樂器已成為一件件紀念品或陳列品,其中包括歷史悠久的號頭,跟業團的成立年份相差無幾。這些老樂器很多都是當年鄉親們從家鄉帶來抑或從唐山進口的“水貨”,至少已有半個世紀的歷史。此前,為支持“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對保存和發揚民族文化的精神,該業團理事會召集會議,通過了對陳列室捐贈若干老樂器的決定。近日筆者到訪該業團時,陳漢瑜主席與林栢財副主席代表把半月琴、瑤琴、揚琴、橫簫和二胡等5件老樂器捐給陳列室,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對保存民族文化的工作,同時也希望該業團保存已久的樂器能在陳列室內世代相傳。
 
音樂無國界,就算人們語言不通,卻也可以通過音樂去感受對方的感情;音樂也能化解鄉愁,也能觸動思鄉情緒,音樂就是這麼神奇的東西。因此,潮群古樂業團能夠走到今天也是因為音樂可以化作思鄉的音符,伴隨著遊子從落葉歸根到落地生根的漫長歲月……◆
將鄉愁化作音符 ảnh 1 潮群古樂業團大鑼鼓隊自成立以來,每年元宵均到潮州義安會館演奏。
 

麒 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