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保護文化遺產要從學堂開始

保護與持續弘揚越南文化遺產價值須從社群意識入手和制定同步戰略。

寧平省長安名勝群體。

寧平省長安名勝群體。

政府總理最近批准了“2021-2025年階段保護與持續發揚越南文化遺產價值計劃”。該計劃的目標是保護和發揚具有政治、文化、歷史意義、傳統特色、具國家代表性的工程和文物,有助建設和發展越南人文化,為了祖國的可持續發展。

民眾的意識
文化歷史遺產是每個國家的無價之寶。當越來越多的文物被破壞,這也意味著每個地方的文化價值正在“貧窮化”。多年來,“亡羊補牢”的現象已說明,文物被破壞後,當地政府才著急尋找解決方案且經常互相推卸責任。陳光海教授、博士認為:“與其互相指責,不如想辦法限制損失,克服在保護文物中的失誤。這才是對持續保護文物價值的聰明做法。”

目前,全國有8項文化遺產、自然遺產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認,分別是:順化古都遺跡群體、下龍灣、會安古市、美山聖地、風芽-格邦國家公園、昇龍皇城中心遺跡區、胡朝城、長安名勝群體。計劃的重點任務是修繕至少3項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遺產名錄的文物和13處國家級特別遺跡。

阮氏明泰副教授、博士表示,疫情過後,旅遊業仍未能復甦,因此修繕文物的經費遇到許多困難。欲保護正在脫落的價值性藝術建築、名勝古跡、考古工程,極需提高當地民眾的意識。

破壞文物
在社會化過程中,許多文物獲規劃、修繕,不少已成為具有代表性的文化旅遊產品,在疫情爆發之前是有趣的旅遊行程。這個發展趨勢已為當地居民提供就業機會,提高有遺跡坐落和盛會的地方的民眾生活質量,如:歐姬母祠國家歷史遺跡區、游燕祠、朱篤主處聖母廟廟會、堅江省阮忠直民族英雄忌辰等。

然而,擅自修建新工程,霸佔或破壞文物環境和景觀的情況仍頻發。就如香寺國家級遺跡違建2層高和1閣樓的香嚴法堂工程;慧光塔園是廣寧省安子國家級特別遺跡區中的重要建築物群體,也被破壞古建築以從新修建。

越南考古學協會主任宋忠信副教授、博士認為,不參考科學家和社群的意見而隨便、自發性對文物工程進行重修、修繕的行徑已給各相關單位帶來沉重的後果,嚴重影響到文物的價值。不僅如此,目前許多文物空間被周邊民戶霸佔,有損美觀。此外,為從速發展旅遊業,若干地方已盡可能開發文物的經濟價值,使多處遺跡景點超負荷,不確保治安。由於保護公共財產的意識有待提高,故大部分文物正處於環境污染日益嚴重情況;古董偷竊、買賣弊端複雜。自2015年底至今,全國有近20座寺廟被歹徒潛入偷竊古董。

當下的旅遊開發尚欠專業,導遊對歷史、文物價值的了解有限,所以通過文化遺產來推廣越南國家和風土人情的工作效益不顯著。

阮氏明泰副教授、博士指出:“在推廣工作還不到位的背景下,這也被視為是‘破壞’文物自身價值的形式。需要立即將保護和弘揚文化遺產科列入各學校的必修課,讓年輕人了解和珍惜保護。”◆

清協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