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優美的旋律

老同學金英在群組裡發了一則信息。“秋聲、秋柳這2首歌是我們崇文學校歌詠隊1959年在‘鬥母宮’的演出歌曲。我、森福、森成、瑞庭、有珍、文楠、雅禮等人都在其中。來勇指揮,柳玉華師鋼琴伴奏。不知大家還記得嗎?”

優美的旋律


63年的往事,金英還記得那麼清楚,除了記性好,想是他喜歡唱歌。他從小學到大學都參加歌詠隊,步入職場後也沒有停止唱歌活動。他在資訊裡說的往事,如一抹神來色彩塗在白紙上,非常鮮艷悅目。對完全不記得這回事的我,有點震撼的感覺。

我不在歌詠隊裡,1959年唸小學四年級。金英提到的隊員,有些是同班同學,有些是五六年級的同學。當年歌詠隊在後港鬥母宮的演出,我是不是一名默默地站在台下的觀眾?

鬥母宮是新加坡最古老的九皇爺廟,位於實龍崗路上段(後港五條石光洋中學附近)。崇文學校在勵農村,與鬥母宮相距甚遠。學校會派歌詠隊到那裡表演,而且由鍾清海校長親自率隊,可見那是個隆重慶典的演出。金英還描述了當時演出的細節:“除了合唱節目,也有一個‘扇舞’, 背景音樂    是‘小白船’,柳老師彈奏,雅禮等人伴唱。”

老同學一再提起的柳玉華老師,是崇文學校的好老師,她教全校所有班級的音樂,也兼教華文。當時的課程,除了英文,所有科目的教學媒介都是華文。三年級時,我的華文和音樂老師就是柳老師。我不喜歡上音樂課,但卻喜歡聽柳老師彈奏鋼琴和唱歌。柳老師是20多歲的女青年,對教育充滿熱情。她非常關心每個學生的學業,除了課堂教學,她也充分利用休息的時間教導課業落後的學生。我是班上排名倒數幾位的學生,時常沒有交習字作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柳老師時常利用休息的時候,留在教室裡指導我完成作業。柳老師很有耐心,她要求嚴格,但從不鞭打或責罵學生,像慈母教育孩子一樣。休息時,在柳老師陪伴(不是督促)下,我在教室裡默默地做作業。同學們卻在教室外兩顆雞蛋花樹下的草地上玩鬧,我心裡羡慕,總是快快做完作業。經過柳老師幾次的“留堂訓練”,我漸漸改掉懶惰的習慣,每天做完功課。

柳老師教音樂也一樣認真,一邊彈琴一邊教唱歌。學生全體學唱,分組唱,個別唱,到每個同學會唱為止。老師知道唱歌是一門藝術,除了努力,也要靠天賦,所以沒有強求每個學生一樣。她是學校的唯一音樂老師,要教學,要批改作業,又要負責訓練歌詠隊。像她這樣認真的老師,要訓練一群學生上台表演節目,付出的心力之巨可想而知。
老同學金英說當年演唱的其中一首歌是《秋柳》,歌詞如下:

堤邊柳到秋天葉亂飄
葉落盡只剩得細枝條
想當日綠茵茵春光好
今日裡冷清清秋色老

風淒淒雨淒淒君不見眼前景已全非
眼前景已全非一思量一回首不勝悲

《秋柳》由李叔同作詞,曲改編自美國Joseph P. Webster的《甜蜜變奏曲》(In the sweet by and by),歌曲只使用《甜蜜變奏曲》的第一部分。

這是一首童歌,相信小學生都喜歡唱。唱著念著,相信不懂歌詞的含意,到了年近古稀,應能體會那股悲切之情。

在夜深人靜時,我上網聽了《秋柳》,陶醉在歌聲中,優美的旋律牽引我在腦海裡,與小學童伴,與柳老師,溫馨相會◆

林 錦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