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年夜飯

過年,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時候,空氣中彌漫著溫情的人間煙火味兒。不必說那紅紅的新衣,也不用講那些紛繁的年俗,就單單 是除夕夜晚中的那一桌象徵著 團圓的年夜飯,就足以讓我不能自已。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是的,過年是團圓的象徵,有年夜飯的除夕夜才更有團圓與幸福的味道。記得小時候,除夕這天,為了能夠過一個滿意的年,我們家一大早就得起來忙活兒了。先是打掃衛生,每間屋子、每個角落,大到院前院後,小到窗裡窗外,都要仔仔細細地清掃。其次就是貼窗花,這活兒通常是有我們小輩們完成的,因為大人們通常會有獎勵,一袋兒糖果,或者一份壓歲 紅包。

令我印象最深的當屬購置年貨。趁著陽光明媚的上午,我和母親到菜市場上去買菜。聽母親說,若是去晚了的話,有很多菜就都沒有了,因此,需要早早準備。冷冷的空氣也是免不了的,但是,菜市口卻很熱鬧,連吆喝聲中都透著的過年的喜慶。母親一邊挑選蔬菜,一邊詢問價格。而我通常是給母親當小幫手的,將母親選好的東西裝進袋子,然後拎走,不一會兒,我們就滿載而歸。

最讓人激動的還是晚上,因為我們能在高興的節日氛圍中開始準備年夜飯。餃子自然是不能少的,家中成員紛紛動員,你發麵來我製餡兒,你擀皮兒來我包餃。明確的分工,恰到好處的默契,還有那案板上躺著的一個個像元寶一樣的圓鼓鼓的餃子,也讓一年中為生活奔波的人們有了歸屬。

在我很小的時候,有次過年我們家來了很多親人,既有北方人,也有南方人。因此,那天晚上的年夜飯搭配非常獨特。既要包餃子,又要準備春捲;既有香噴噴的米飯,也有爽口彈軟的麵條;既有軟糯糯的米糕,又有黃胖胖的地瓜丸。那晚的年夜飯也十分豐盛,雞、鴨、魚以及各種蔬果,把過年的節奏氤氳得滿滿當當的。

小圓桌,木椅子,還有熟悉不過的圍坐在圓桌的家人們。在年夜飯的桌上,每個人都放下了平日裡的拘謹,在彼此親近地問候和對話中,年的味道濃了。年夜飯,並不是簡單地為了充饑,而是在這寒冬臘月裡,有停靠漂泊的心靈的一座港灣,它是除夕夜晚中最讓人感到心安而舒暢的記憶◆

管淑平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