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昂貴的財神爺

婷婷到鄰村同學娜娜家玩,天黑了還沒回來。我正擔心,接到娜娜父親二狗的電話:“你女兒打碎了俺家的瓷器財神爺!你最好來一趟!”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來到娜娜家,摟著哭得驚天動地的婷婷,生氣地說:“多少錢我賠你,用得著不讓孩子回家嗎?”

娜娜母親多年前就離家出走,家裡只有父女倆。二狗捧著一堆瓷器碎片,說:“那麼珍貴的觀音瓷器被你女兒打碎了,你得賠俺?”

“多少錢?”我一個女人,只想捨財免災。

二狗伸出八個指頭:“這財神爺瓷器可是俺家祖傳的寶貝,你至少得賠80萬元(越盾)。”

我不想惹麻煩,就同意了:“我身上沒帶這麼多錢,等明天給你送來!”

第二天早上,我和婷婷把錢送過去,二狗又伸出八個指頭說:“婷婷媽,你孩子打碎的可是俺家祖傳寶物,80萬元太少了,你至少也得賠800萬元!”

我怒道:“你怎麼出爾反爾,吐出的吐沫還能舔回去?”

二狗嘿嘿地笑道:“婷婷打碎俺的寶物,不賠800萬元,你們娘們還想不想過好日子?”

我生怕他對婷婷不利,就說:“我家裡現在沒這麼多錢,等我去銀行取了給你送來!”

第三天上午,我和婷婷把800萬元送過去。二狗可能看到我們娘倆軟弱可欺,又伸出八個指頭:“昨天俺到城裡找人做了鑒定,說這瓷器是明代景德鎮官窯燒製的,市場價至少3億元,你賠俺8000萬元算了,否則,你這如花似玉的女兒……”

我沒見過這麼無賴之人,氣得渾身發抖,我說:“我卡上沒這麼多錢,我得去借……”

這一次,我帶著婷婷,直接走進了派出所……◆

張棄資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