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母親與向日葵

母親一直想要一個小院子,因種種原因未能如願。盛夏,她看鄰居種的向日葵長得很高,開著黃色的大花盤,就想來年在門口的空地上也種葵花。

母親與向日葵

第二年春,嬸子給母親一把葵花籽。霏霏春雨後,母親用鏟子把葵花一排排種在小院周圍。葵花種下後母親每天都去看幾遍,但除卻被陽光曬乾泛白的鬆土,葵花沒有任何變化。又過幾日,在一個晴朗的早晨,葵花像朝陽一樣躍出地面。母親隔著窗戶把我喊醒,說葵花冒芽了,讓我起來看。剛露頭的葵花上還綴有晶瑩的露珠,鵝黃的嫩芽,蜷縮在土裡,芽瓣很小,卻很飽滿。在後來的日子裡慢慢地抬頭,變綠。

葵花在母親的看護下長到一人多高。巴掌大的葉子,青翠蒼綠,遒勁有力的向上長。我們等待著,等綠色的花盤變成黃色,慢慢綻開笑臉。在等待中,黃瓜開出了黃花,豆角開出了紫花,唯獨葵花繃緊嘴巴像個不開心的孩子,不肯開口笑出花。

我家在村莊的最南面,屬於村莊的週邊。來往過路的人一眼就能看到排排葵花把家圍了起來。我這才發現高大的葵花站成一排把南面與東面的空地都圍了起來,真像綠色的院子一樣。一天清晨,葵花像害羞的姑娘,露出了一片黃色的花瓣,那種羞澀在陽光的親吻下,慢慢以無聲而又迅速的速度開起來。花開,不過是兩三天的事情,碩大的綠色花盤全綻開。葵花昂頭向著太陽,也向著過往的行人微笑問好。每有過路人,隔著錯落的葵花葉子對屋裡的人喊,這葵花長得真好,你看花盤像太陽一樣,結了葵花可別吃完了,留作種子,明年給俺家一把。母親忙應答說,肯定留種子,前幾天都有來討種子的,留一個最大的花盤做種子。鄰人滿足的笑著走了。

花開的日子,母親跟著葵花沾光。有人誇葵花,母親就笑著搭話。鄰人問母親給葵花施肥嗎,母親說沒有。母親看我站在葵花的肩膀下,她開玩笑說,看你長到20多年還沒有葵花兩個月長得高。姥太路過聽到母親說話應聲說,我長到80多了還是這麼高。路過的人都哈哈大笑,姥太也笑起來。母親趕忙給姥太搬了一個板凳,姥太坐在葵花下面直誇葵花長得好,她說,好多年沒看到這麼大的葵花了。母親讓姥太掰一個回家,姥太慢慢抬起手擺擺說,我天天路過看看就挺好。接著說今天上街買了什麼菜,見了什麼人。葵花不語,其他人都靜靜的聽著,不時插話問她身體狀況和飯量。

坐在姥太身旁,我彷彿看到了時光的模樣。時光是金黃色的,儘管它會老了牙齒,深了皺紋,白了頭髮,它依舊是金黃色的。黃色的葵花一直生長在時光深處,向著太陽。

傍晚,坐在葵花下乘涼,想起學校黑板上曾寫下的向日葵花語,寓意為追求陽光和夢想,沉默的愛,對生活的熱愛。人和葵花一樣,每天都會迎接同一個太陽。在沒有母親想要的鐵柵欄的院子裡,葵花充當了院子,填補了母親心靈的空缺,葵花也是母親的太陽。

今夏回家,遠遠地看到一排排葵花,明亮,豔麗,以最飽滿的熱情投入到擁抱太陽的行列之中。遠遠的,我看到葵花下有一個身影。我知道,那是母親在等我回家一起看葵花◆

劉 芳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