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爺爺為我打月餅

小時候,我跟隨爺爺奶奶在農村老家生活,每逢中秋,都會吃到爺爺親手為我打的月餅。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記憶中,奶奶天一亮就扛著鋤頭下地去了,而家裡做飯的事就落在了爺爺的肩上,他常常是挽著袖子,用那雙粗糙的手,奏響鍋碗瓢盆,吟唱油鹽柴米,而 中秋打月餅,卻是爺爺的 “絕活”。

爺爺的月餅,做法和農村烙餅基本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餅裡面加了餡料。每年秋風一緊,爺爺就要一瘸一拐地走上十裡路從鄉鎮上買回一包紅糖,回家後把自家種的花生、芝麻、核桃在太陽下曬一曬,等到中秋時放在鍋裡炒熟,放涼後用碗把它們碾碎,裡面放上兩把紅糖快速拌勻,就成了手工月餅的餡料。中秋節早上,爺爺會把揉好的麵團分成一個個小塊,再用小擀仗擀成圓片,包上餡料,用手捏好邊角絕不讓出現半點“露餡”,然後輕輕用手掌一按,就成了圓圓的月餅。

烤月餅是一個技術活,火候把握好月餅會黃燦燦香噴噴,稍有偏差就會影響月餅品質。那會,爺爺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蹲下看看火,一會兒站起瞅瞅餅,一會兒又快速地抓起餅一個個地翻轉。隨著爺爺的雙手靈巧地舞動,一個個裡香外酥的月餅叮叮噹當地就飛出了火爐。這個時候,像饞貓一樣的我,早就蹲在爐邊守候了,趁爺爺不注意,抓起一個打好的月餅就往嘴裡送,吃高興了就開始唱:“八月十五月兒明呀,爺爺為我打月餅呀,月餅圓圓甜又香呀,一塊月餅一片情呀……”爐火邊的爺爺聽見後,忘記了疲勞,也像個小孩似的,抓起兩個衣襟就邊扭邊唱:“又能武呀麼呵嗨,又能文的呀麼呵嗨,人問我什麼隊伍,一二三四,八路軍呀麼呵嗨……”

月餅出爐後,那一股又一股的香味總是吸引著一波又一波的鄰居,她們紛紛送來餡料和麵,請爺爺幫她們打月餅。爺爺用手捶一錘那酸痛的腰背,總是來者不拒,樂此不疲地又打起了月餅。等到打完月餅,爺爺的腿都有點站不穩了,我看著他心疼,就抱怨說以後少管閒事,可是爺爺卻說:“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以後你就懂了。”

夜幕降臨,明月升起,一家人坐在院子裡圍著小石桌開始過中秋。當我把一塊香噴噴的月餅剛剛送到奶奶的嘴裡,鄰居們帶著小孩端了剛出鍋的黃米酒、玉米棒、潑了油的酸菜絲走進了我家院門,大傢伙嘻嘻哈哈地坐在一起,一邊吃著月餅,一邊聽爺爺講八路軍的故事,聽著聽著,場面就變得非常安靜,大家都不說話,個個沉浸在過往的槍林彈雨和捨生取義中,那一段艱難歲月和“英雄”兩字,隨著月光的星輝,播進了我們不斷生長的心田裡。

月上柳梢頭時,一群孩子終於坐不住了,聞著石桌上那一盤月餅的香氣,忍不住又伸出手一人抓一個,吃著吃著,歌聲就從月亮下緩緩地飄起來:“爺爺是個老紅軍呀,爺爺待我親又親呀,我為爺爺唱歌謠呀,獻給爺爺一片心呀……”

聽著這一聲聲歌謠,更多的院門吱扭扭響了,如水的月光裡,誰的心裡不是一片情誼融融的幸福呢?◆

張淑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