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疫下小風波

第四波疫情突然而至,而且來勢洶洶,
令原本有抗疫模範之稱的越南也無法倖免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半個月,又半個月,再延長半個月的社交隔離,令朋友不敢找自己,自己也自重的不去找人家,大家都有了你防我,我避你的自我防疫心理。每天都在屋內不是看電視就是看電腦或玩手機,人被憋得心情複雜心緒不寧,無精打釆的,整日無所事事的過日子,真的令人感到有點抗疫疲勞了。

接二連三的出現又有地方被封鎖的消息,街市一個又一個的突然被暫停營業,令到人心惶惶,焦慮不安,而尚未出事的街市不但要量體溫,還要登記填寫地址和電話,更要在手臂上蓋印,主婦們都苦笑真的好麻煩,但無奈都要坦然接受,因為人人都要入街市買菜煮飯呀,難道不吃飯嗎?而街坊們似乎也慢慢習慣了。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一個年過五十,身形肥胖的女人,她穿著黃色長袖外套,戴著帽子,但卻沒戴口罩,正站在一輛載滿東西的摩托車旁,瞪大眼望著前方,不停的大聲說著話,語氣和態度都非常囂張跋扈,由於拍攝者在鏡頭後面拍攝,所以只見到她的樣子,和左右兩旁的屋子,可能她聲音過大,故此已引至有多戶人家,打開了半邊門,伸出戴著口罩的頭來張望。 

從她的漫罵聲中,肯定前方的就是正在執法的人員。 可能她實在太過野蠻和無理取鬧,所以那些執勤人員,也似乎不敢惹她,只久不久才用勸喻的口物來答她一兩句。

可是此女人實在是太咄咄逼人了,只見她十足潑婦罵街般的不停的大聲吵鬧,當被勸說叫她帶上口罩來防疫時,她還是冥頑不靈的叫囂著,結果惹怒了執勤者,大聲的呼喝她,此時她態度才稍微收斂了些,但還是滿面不甘心的神態,嘴巴依然不停的在說著話,不過聲音已降低了很多,而態度也不敢那麼囂張了,最後才不情不願的騎車走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一名流動小販,不知道今天這裡已被禁止入內擺賣,所以當她被阻止進入時,便發生了以上情況,可能執勤人員,見她是上了年紀的女人,而且又是要靠勞力去擺賣來謀生,何況好男不與女鬥,加上看她的樣子,也知道是不好惹。故此就對她忍讓和寬容些,誰知她卻得寸進尺,越來越過份,於是再忍不住的大聲呼喝她,哈,反而這樣一來,卻令她收聲離去,所謂欺善怕惡就是這種人的寫照!

由於疫情似乎越來越複雜,所以市政府由原來的15號《指示》,改成更為嚴厲的16號《指示》,這原是想好好的把疫情控制住,誰知消息未正式宣佈,就已經有很多人捕風捉影的說收到消息,於是一傳十,十傳百的人群,爭相往街市和超市搶購食物,這些地方都人頭湧湧,令到食物價格不斷上升,超市尚好,升幅不大,而街市就飛擒大咬,豬腩肉由原來16萬1公斤,升至30、40萬不等,蔬菜瓜果也坐地起價了很多,雖然價格不斷飆升,但依然有很多人搶購。

最後得益者,當然就是那些商販了,手上錢不多的人,只能睜大眼睛看著那些有錢人大袋大袋的把食物搬回家! 雖然在電視台和報上都有呼籲,說食品供應充足,叫市民不要搶購囤積,奈何大多數人仍是瘋狂的爭著去搶購,主要原因,是大家都已“聞疫色變”,失去冷靜思考的判斷力,結果,買回家一大堆超貴食物。

到了實施16號《指示》時,街市和超市再不見有人頭湧湧的搶購現象了,食物價格也隨著下降。

其實也不是頭一次了,每次聽到那些不實消息,都有大批人,不理三七廿一的去搶購坐地起價貴了幾倍的食品,結果,事後還不是便宜了那些無良商人,讓他們賺到盆滿砵滿,令自己荷包損失慘重,這又何苦呢?

所謂謠言止於智者,希望無論發生什麼事,大家都可以三思而後行,做個智者吧!◆

芝 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