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遲來的歉意

我始終無法確定,我們到底是網友還是朋友。如果說只是網友,我們又曾經有一面之緣,說是朋友,卻又不曾有過交往。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自從在臉書互加好友之後,每隔三五天,都會聊上幾句。就這樣,漸漸也有熟絡感,同時對於我的貼文,你也給出一些意見。對於你的作品,我只有仰慕,沒有評語,因為你是長輩。而你卻給我的創作給了不少寶貴的意見,令我受益不淺。有一次你忽然說,看了我的照片,覺得很面善,問:“我們曾經見過面嗎?”我故意忽略了你的問話不回答。因為,在我看來,你怎會記得我這個小人物,我也不想藉此高攀你。同時,我認為當一個網友好過當一個朋友。網友沒有過去,只有現在,朋友和過去的人事扯上太多關係,反而不好。現在可以天南地北,暢所欲言,多自在。一旦扯上過去,什麼也要顧忌,有什麼好?
之後你再次提及,我便說,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不要傷腦筋了,我們肯定未見過。
就這樣,這份網友的感情一直維繫著,像細水長流,平淡,簡單。直至有一天,你忽然又舊事重提說.:“我想起在哪裡見過妳了,在一個婚宴上,妳穿一件長袖黑裙子,拿著一副照相機,替主家來我們那桌敬酒時拍照,照片我還存著。”你將照片發過來  做證。
我暗自嘆了口氣,你真固執,怎麼老是在這件事上糾纏不休?證實了又如何?整件事上也只停止在“一個穿黑色裙子的女孩”上,不會有續集。
現在不好嗎?高興就發個信息,不高興就走,連再見也不用說,甚至可以互刪,互不相欠。都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過程中不知有多少變遷。
直至本市疫情肆虐,每分每秒中每個生命轉瞬即逝。我忽然想到,你是一個很誠懇的網友,我不該對你隱瞞一件本來就是事實的事,萬一我走了,那就成了永遠的欺騙。
於是,我決定告訴你,我們真的曾有一面之緣。
誰料,當我打開手機時,映入眼簾的,竟是你的訃告。
一切,太遲了,你竟成為我的朋友圈中因感染疫病而離去的第四個人。
而我,竟然說了一個永遠的謊言。
在臉書的交友名冊中,從此,又少了一個帳戶!
在網上無言送別。幾許傷痛,惟有心知。都說相識是偶然,離去是必然,只嘆彼此緣慳一面,一路好走,親愛吾友◆

抒 晴

相關閱讀

(示意圖: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