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醜婦

3年前,三嬸就在對面街擺攤賣菜。小燕夫婦剛結婚,早出晚歸去上班。小燕有時也在清早過去光顧買點菜蔬,預備傍晚回來時煮晚餐。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後來小燕有了6個月身孕,便不再上班。於是便多了時間往三嬸的攤子閒聊。原來三嬸的經歷也頗傷心,丈夫早死,含莘如苦把兒子拉扯大,供書教學,直至大學畢業。然後就在城市找到工作,自從他有了工作之後就不再回家探望三嬸,過了幾年,三嬸才從別人口中知道他已結婚。
為什麼兒子會這樣?原來是嫌她窮,嫌她在街市擺攤賣菜,他不想讓女方家庭知道他有一個賣菜的母親。這一切全在他寄回鄉的信中說明白了。信封上也沒有回郵地址。
於是三嬸也心灰意冷,離開了鄉下到城市來生活,她的目的是想轉換一下環境讓心情好過些。在鄉下,所有都是觸目傷情。來到城市,在街上偶然碰見兒子,她高興地大聲喊他的名字,但他一眼瞥見三嬸便馬上跳上機車匆匆地走了,留下三嬸呆呆地站在路旁。
小燕聽完三嬸的自述,晚上丈夫回來時和他商量,讓三嬸來家中幫傭,日後孩子出生也可以有個人幫忙帶孩子,丈夫也同  意了。
就這樣,三嬸來到小燕的家庭,直至孩子出生後,又盡心盡力照顧他們母子,她十分疼愛這小寶貝,直情把他當孫兒來照顧著。小燕也沒把她當傭人看待,就像一家人一樣,一起生活,一起去旅行。
很快,又過了兩年,孩子也5歲了,小燕的丈夫投資房地產也賺了些錢,打算賣掉現在的房子,買一間大一點的,住得舒服些,於是登報把房子出售。很快就有人來看房子了,但都在討價還價階段,未落實成交。這天,又有人來看房子,三嬸從樓上往下看,大吃一驚,回頭對小燕說,來人是她的兒子。小燕一聽,沉吟一下,命三嬸開門。三嬸還在猶豫,小燕催促她下去開門,並吩咐她,待會兒要她認作房子的主人,價錢方面一分錢都不減。三嬸不明所以地望著小燕,小燕再次催促她去開門,遲些再解釋理由給她聽。三嬸只好下去開門,小燕也跟著下來。
大門打開後,那位男子看到三嬸也愣了一下,他想不到會在這裡碰到母親。但很快地,他馬上裝作不認識,向她身後的小燕打招呼。小燕若無其事地吩咐三嬸看守門口,她帶這位男子上樓看房子。一會兒,他們後樓上  下來,他似乎也對房子相當滿意。小燕招呼他坐下商討價錢,男子要求減價3億元,以100億元整成交。
小燕這時轉向三嬸:“媽,妳認為怎樣?”
男子很愕然地望著她們,不明白怎麼回事。小燕怎會是自己母親的女兒?小燕微笑著向    他說:“這棟房子是我母親的  財產,同意減價與否,要問她  意見。”
男子忽然抓住三嬸的手,聲淚俱下地說:“媽,我是德兒呀,妳還認得我嗎?這些年我到處找妳都找不到,真想不到在這裡見到妳,媽,妳生活得好嗎?”
三嬸把手抽回,面無表情地說:“我不認得你。你也不會真心認得我,你想認的恐怕是這棟100億元的房子。我其實也沒本事擁有100億元的身家,我仍然是一個窮女人,我在這裡打工而已,但主人夫婦都待我如親母,我此生已滿足。至於你,我不記得了,你走吧!”
男子感到被戲弄,馬上摔掉三嬏的手,一臉憤怒地走了。
小燕擁抱著三嬸,說:“放心,我會照顧妳,直至妳百年  歸老。”
三嬸老淚縱橫地拍著小燕的肩膀:“小燕,謝謝妳。“◆

若 菁

相關閱讀

(示意圖: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