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創作

飛翔的翅膀

在鄉下,經常一抬頭,就能看見天空中各種飛翔的翅膀。這些斑斕的翅膀自由如風,變幻如雲,讓人心弛神往,情不能已。

飛翔的翅膀

比如雲雀。春雨過後,麥如水,拔節蔓延,很快苫實地面,雲雀把家安居在綠海碧波裏。陽光下,雲雀一邊放歌,一邊箭一般直沖雲霄。“嘰哩咕,嘰哩咕……”一粒粒珠玉似繽紛的種子撒在青蔥柔美的土地上,一朵朵飛濺的山泉像瓊花雪沫飄落在鄉村少年黝黑的臉頰。

雲雀是出色的鄉村歌手,更是一位擅長懸浮術的特技演員。

雲雀唱歌的時候,呈現出獨特的美感:一刻不停地扇動小翅膀,像一葉小舟泊在水面,像一架無人機懸在空中,像一隻輕盈的紙鳶停在蒼穹。雲雀的翅膀彷彿一對節拍器,節奏歡快活潑,聲音清脆嘹亮,抑揚頓挫。這種立定天空,載歌載舞的絕活,讓很多鳥望塵莫及。在雲雀的歌聲裏,大地麥潮湧動,人們心悅神怡,我時常躺在橄欖色的麥地,展開雙臂,仰望天空,模仿雲雀一起歡歌……

麥子從青青到燦爛,及至滿目輝煌,雲雀的歌唱與表演從未有過停息。麥子謝幕後,浩蕩的水稻款款入場,雲雀悄然而去。

印象中,雲雀像護家的貓狗,眷戀著一片麥地。雲雀對麥子的感情,多麼像樸實的農家對土地的守候,對莊稼的摯愛。緣此,我對雲雀的歌唱與表演有了更深的感悟:與其說它展示一鳴驚人的歌喉與飛翔技能,不如說雲雀是在登高望遠,守望莊園,憧憬麥子飄香,祈禱日子安康。

最多見的,是伶俐的燕子。

每次,看燕子凌空翱翔,出神入化的舞蹈,不禁神搖目奪,怦然心動。

從清晨出巢那一刻,燕子就開始絢麗多彩的舞蹈。燕子時而貼地左搖右晃,尋尋覓覓;時而像機靈的泥鰍,行蹤飄忽,光陰般穿梭在樓宇間隙;時而成雙入對,出沒江河之上,剪出朵朵閃亮的水花;有時飛進雲端,閃電般追逐嬉戲;有時學老鷹優雅滑翔,俯視人世滄桑;有時矯若游龍,畫出柔美的曲線;有時飛著飛著,突然像遭遇了大風,暫態遠去。忽高忽低,忽聚忽散,忽靜忽動,忽遠忽近……嫺熟的舞技美妙絕倫,令人仰之彌高。

即便是一隻燕子,有天空作幕,田野、河流、樹林為伴,它一樣心無旁騖,輕歌曼舞,如癡如醉。

風雨裏的燕子更是別樣的景致。天空裏沒有可覓的昆蟲,沒有陽光導引,麻雀、鴿子、喜鵲紛紛藏身匿跡。天地間,唯有燕子在雨打風吹、電閃雷鳴裏奮勇穿行,沒有觀眾,沒有掌聲,燕子沉浸於自由舞蹈,物我兩忘。

久居鄉村,對燕子的生活,如指諸掌。每年,春來冬去,迢迢萬里,途中兇險莫測,生死未蔔。燕子安家築巢,生兒育女,含辛茹苦,燕子不以苦為苦,反以苦作樂。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燕子的身上沒有淡漠消沉,也沒有憂鬱彷徨。倦怠孤獨、鬱鬱寡歡都化為雲變成雪,隨風而去,飄到九霄雲外。每一個平淡的日子,每一次不能承受之重,都被燕子飛舞成清風流水,畫情詩意。

燕子南歸,秋去冬來,天空出現一群矯健的翅膀。循聲望去,那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鐵軍。每個戰士似孿生兄妹共有一個響亮的名字--鴻雁。

我甚愛冬天萬籟無聲的原野,雖蕭索蒼涼,但也別有韻味。獨步蒼野,大地坦蕩肅穆,河流靜默雪亮。天空如海,蔚藍高遠,漂浮的雲朵似陣陣浪花。海面上沒有船舶,偶有小鳥與拖著長尾巴的飛機匆匆掠過。滄海裏,最動人心魄的,莫過於一對對排成“一”或“人”字形的雁陣,吶喊聲如助威戰鼓,嘶鳴烈馬,催人奮進。每至此景,讓人情不自禁地放下手中的書卷,從阡陌一躍而起,目送它們漸漸遠去的壯美。

鴻雁,鳥類的遠征軍,壯懷激烈,忠誠自律,不管天高路遠,不畏狂風暴雨,執著尋找溫暖的家園。怎不令人肅然起敬?

雲雀、燕子、鴻雁,這些大自然的精靈,把家安放在大地的懷抱,翱翔於天地間,祈禱幸福,消解陰鬱,追尋夢與遠方。

我時常夢見自己像鳥兒一樣,輕盈地飛過高山大海,俯視人間大地,但每次醒來,夢想倏滅,意興闌珊。黑塞說:世界是美麗的,生命是短暫的,但不是萬念俱灰。在逐夢的征途上,每個人都有一雙渴望飛翔的翅膀。面對生活的磨難與不幸,那就鼓起勇氣向著希望飛……◆

石 毅

相關閱讀

(示意圖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