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璀璨

導演裴碩專:通過紀錄片傳播正能量

繼首部紀錄片《挖土之手》後,時隔20年,導演裴碩專才再次接觸此類型。親自進入疫區並選擇輿論關注的熱點問題為創作題材,裴碩專已通過適度且有意識的傳播正能量方法,向觀眾傳達樂觀生活信息,從而觸動了人們的內心,引起觀眾的共鳴。

導演裴碩專

導演裴碩專

不久前,導演裴碩專的《不害怕》系列紀錄片適逢疫情肆虐本市與南部各省一週年之際公映,其內容沒有恐懼場面,更沒有體現出一線抗疫力量的緊張氣氛,而是適度地展現了疫境中的真實故事。所有悲痛和損失都體現在熒幕上的數字和字幕。為了拍攝診治病現場的現狀,裴碩專主動申請到市醫藥大學醫院當志願者。
記者(★):在疫情高峰期,是什麼動力促使您拿起拍攝器材前往胡志明市與南部各省作業? 
導演裴碩專(●):我認為是這部紀錄片選擇了我。自2021年7月27日起,我走遍西貢然後到平陽省不斷拍攝。目前,我仍繼續在攝製。我認為,作為製片人,他們可能因為拍攝工作而耗盡全力,但對製作紀錄片者來說卻完全相反,紀錄片給製作人接力和充電。在疫情下,紀錄片是記錄難忘時刻的好工具。多年後,再次觀看它,可能仍會感受到其帶來的價值。我不是藝術崇拜者。生活中原本有更多有趣的事情,比影視劇中更有意思的。與影視所傳達的內容相比,我更喜歡來源於生活、具有真實性的信息。
(★)有人認為,紀錄片仍未反映出我國在第四波疫情來襲時的抗疫艱辛歷程。您對此有何想法?
(●)這5集紀錄片只是起初部分。我知道當時的疫情留下了巨大的悲傷,遠遠超過片中呈現的內容。然而,我想疫情已經給大家留下太多悲痛了,我不應再次加深這個不愉快的經歷。我希望通過自己的作品傳播正能量,鼓舞大家的精神。如果減少害怕,我們就可以勇於面對日後更多的疫情。我明白紀錄片中有些內容不太貼近每個人的處境,因為有的人還承受更大的痛楚,故觀眾可能對紀錄片持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見。
(★)紀錄片名叫“不害怕”,但請問當時只完成第一劑疫苗接種的您是真正的不害怕嗎?
(●):我給紀錄片起名為“不害怕”是想讓大家對疫情不再持有恐懼心理。疫情恐懼不恐懼取決於我們的態度。像我當時剛到西貢的時候一樣,問我害怕不害怕?當然十分害怕了。然而,越工作越目睹疫情帶來的傷害,我就越發現在疫情中人類的生命力如此頑強,從醫護人員、民眾乃至志願者都毫不退縮。
談到疫情這個話題,需要很長時間和慎重的思考。目前我仍在繼續進行,如果你問我什麼時候完成這個紀錄片,坦白地說我也不知道。可能還要2、3年時間,因為新冠疫情造成了慘重的生命損失,是每個人畢生難忘、無法承受的事件。連最先進、最聰明的政府、頂尖的科學家也覺得無奈。甚至在實施社交隔離以防控疫情期間,肯定我們每個人也對生活有所覺悟。大家都需要更多時間來認清現實和反省。
(★)在實施社交隔離期間,您的工作遇到哪些困難?
   (●)所幸的是,我沒有遇到任何困難。當我告訴河內醫藥大學醫院院長阮麟孝醫生和朋友有關製作這個紀錄片的時候,大家都熱情支持。說實話,在疫情中製作紀錄片比平時更容易。因為在正常情況下,大家都持著防備心態。而疫情來襲時,大家必須協力抗疫以共存。他們有很多故事要講以及分享故事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找到有故事要講的人。我只需要跟他們談話和聆聽他們的故事。這些故事非常多。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提煉。也有一些給人留下恐懼的片段,但我沒有充足的時間提及。
(★)製作紀錄片的人總徘徊在道德與真實記錄之間。您曾經放下攝影機以幫助鏡頭前的人嗎?
(●)當拿起攝影機拍攝時,你就不能想到其他的,只能專注錄下鏡頭前的情景。我致力在自己講述的故事中呈現最真實、客觀的畫面,因為有些事情在放到社交網上時已被誇大其實了。原因是他們失去了冷靜。在各位醫護人員和志願者面前,如果不巧妙地給予幫助,反而會給他們帶來更多麻煩。我尊重事實,如實記錄的。
也有一些恐怖的時刻而令我犯了錯漏。所幸的是到最後一切都很好。我承受最大的壓力是時間。當時,我只希望自己千萬不要感染病毒,可以接觸更多人,收集更多故事。如果染了病,我會錯過許多東西。如果患上了新冠肺炎,我會傳播給很多人,因為我每天都採訪很多人物。
(★)在製作過程中,您怎麼做才能避免給還活著的人造成傷害,與安慰、鼓勵目的背道而馳?
(●)首先,對於出現在我紀錄片中的人物,我們都事先征得其本人的同意。其次,在紀錄片中我們特意遮住了他們的面部和保密身份。對於家庭故事,如一名志願者有父親因疫情而失去生命,是他主動把父親的照片發給我們的。我們的觀點是把道德放在首位,避免讓人物再次遭到傷害。其實,我不打算在這時候發行這部紀錄片,但由於機緣巧合,我和發行商都有共同的目標是給觀眾傳播正能量,這部紀錄片才能向觀眾展示其所講的故事。
(★)謝謝您
導演裴碩專:通過紀錄片傳播正能量 ảnh 1 紀錄片《不害怕》中的畫面。
 

舒 軒

相關閱讀